经典语录-说说大全

“当然啊。”陆初语面色不改,心里却是有点打鼓,据说小孩子的眼睛最干净,能看鬼神,这小崽子该不会能看出他娘被换了芯子吧?!

要不然,就告诉他算了?

陆初语纠结正当头,却感觉身上一轻!

软绵绵的小崽子被风止崖单手拎了起来放到地上,“她除了是你娘还能是谁?”风止崖双手抱胸俯视小崽子,“出去玩。”

“哼!”风麟羽被亲爹赶走敢怒不敢言,愤愤一跺脚又莫名一笑,突然在陆初语脸色吧唧一口,随即跑没了影儿。

留下两人石化,着实有些许尴尬。

但,陆初语可不觉得尴尬,她正直溜溜的看着面前人高马大的风止崖,眼神直接,脸上甚至还沾着崽子留下的口水。“相公,你找我有事?”

风止崖看着她脸上的印子,不知怎的,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避开她的视线,“你恢复了是好事,如今你……”他略微一顿,“若你觉得嫁给我亏了,可另寻高枝。”

讲这些?老娘孩子都有了你给我讲这些?!

陆初语脸上笑容不再,“是娘子我哪儿做的不好,让相公误会了,相公怎么生出了这荒唐的心思?”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近风止崖。

“还是说,我恢复许久都没有同相公……”

不知不觉间,风止崖竟是被她活生生逼到了墙边。

陆初语抬头看了看他的唇瓣,吻了上去。

风止崖浓眉一蹙,随即化被动为主动,却没发现陆初语悄悄上勾的唇角…

正欲品尝更多,陆初语推开了风止崖,一手擦唇,笑道:“相公当真可口,你方才要说什么来着?”

“……”风止崖面色沉了沉。

陆初语很满意他吃瘪的样子,狡黠一笑,快速溜了:“那娘子我要去赚钱了,相公。”

待她走远,风止崖伸着颀长分明的手指,揩了揩唇瓣,嗤笑一声。

罢了,自家娘子,放肆些,也没什么。

这个家很穷,陆初语一心只想搞钱。拒绝了美男**,她又钻进了织布房里开始唧唧复唧唧的生活。

这日,阳光明媚。

陆初语打发了孩子去上学,却打发不掉相公,只好带着他一道来了集市。

有了先前的开张宣传,认得陆初语的人很快就围了过来,然而,却不见陆初语卖衣裳,一对璧人站那,好看是好看,可也无趣的紧。

“这闹的哪一出啊!就算是杂耍,好歹也动一动吧?”围观群众瞧了半天,不耐烦了。

“就是,卖衣裳便拿出来,站那跟杆子似的,做甚呢!”群众二号也发表吐槽。

风止崖不喜被人打量,眉头轻佻,低沉声音问,“这是在做什么?”

陆初语眼睛还在迅速搜罗着人,“赚钱啊!”

说话间,她眼睛一亮,“对,就是你,小姑娘,你过来!”

那被点名的女子处于豆蔻年华,衣着却破烂且脏乱,皮肤甚至黝黑发亮,加之骨瘦如柴,但胜在高挑,打人群里惹眼。

“你…你,在,叫我吗?”女子极其的胆怯,但旁人都站开了去,众目睽睽之下她格外突出,只好怯懦问道。

“没错。”陆初语大手一挥,“你我今日有缘,这衣裳送你。”

这下不仅围观群众和女子傻眼了,风止崖也瞧不出陆初语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我不……”女子哪敢,想要拒绝,可见着拿出来的衣裳料子极好,样式也好看,怎么都狠不下心继续拒绝。

陆初语心中了然,笑着上前将衣裳放入女子怀中,“你也莫要急着推辞,这也不是白白送你的。”

女子一听这是要钱了,顿时来了力气推辞,“我没钱!”

这顿时叫陆初语啼笑皆非,“不是要钱,只是想要你穿上给别人看,给我做宣传。”

“宣传?”女子不再抵触,瘦削的脸上满是疑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een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