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说说大全

分明就是故意为难人的,夏夫人脸黑如锅底。

“虽然难找了点,可以为了妹妹,相信夫人一定能找到的。”夏卿歌笑盈盈道。

说完,她带着紫烟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屋子里,气氛降到冰点。

夏雪柔一天都忍不了了,她却开的药却这么奇葩。

什么夏天的雪水,夏天上哪儿去找雪水?就算有,也不是一两日能找到的。明显,夏雪柔要么忍住奇痒,要么,就乖乖吃沾了狗屎的解药。

关键,要全吃下去!

“柔儿,要不吃了……”话音未落,夏雪柔一翻白眼,栽了下去,夏夫人慌了,“柔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

夏卿歌回去后,带着紫烟饱餐了一顿,又处理了手臂的伤,实话说,自夏将军走后,主仆俩头一回过这么痛快的日子。

“大小姐,二小姐的毒,毒真的是你下的吗?”紫烟问。

大小姐好像变了许多。

“是啊。”

她从来都是有仇能报,当场就报了,报不了了记着,总要讨回来。

当然,对她有恩的,她也会记在心里。

“可大小姐,您让夫人处置了管家,打了苏嬷嬷,又磕掉了大小姐一对门牙,把她折腾的像鬼一样,她们肯定会记仇的。”

“而且,后日就是您和太子殿下的婚事,老爷不知何事回京,可能赶不回来,若是夫人送您出嫁,奴婢担心她会用手段。”

嫁人?

她才穿过来,解决了一波麻烦啊。

而且什么狗屁太子,原主眼瞎,她可不,原主爹为了弥补原主,用自己军功换来了原主和太子的婚事,而就在原主快要嫁人这会,原主爹有事出去了。

想想都觉得这事有猫腻,怎会那么凑巧?

是被人引诱出去,然后对原主下手吧?等原主爹回来,一切已成定居,就是再生气,能如何?

可让她疑惑的是,以太子的身份,拒绝原主一个丑女的身份并不难,为何明明不喜,也要忍着呢?

莫非其中有何深意?

罢了,见到人,什么都清楚了。

“大小姐,太子殿下来了,人在大厅,让您立刻过去。”外头丫鬟声音传来。

正好,去会会。

“小姐,您梳妆一下……”

“不用。”夏卿歌摆手,大摇大摆过去。

到了大厅,不仅太子在,夏雪柔也在旁边,少女娇滴滴眼眶通红,见了夏卿歌,一副恐惧却又硬着头皮行礼的可怜样。

“姐姐!”

盛世极婊白莲啊,夏卿歌道。

不过一想起她吃了沾了狗屎的药,她就想笑。

“夏卿歌,枉费本太子不嫌你貌丑人傻,愿意娶你入我东宫,可如今看来,你这种人,配不上本太子,你干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了。”

“你还是人吗?陷害自己亲妹妹和管家有染,事情败露,你就杀了管家,死无对证,你还推倒雪柔,顶撞夏夫人,殴打她贴身奴婢,如此低劣人品,怎配为我妻?”

“殿下。”夏雪柔红了眼眶,柔声道:“妹妹自幼在山野长大,不懂规矩,是我们没教好她,才让她犯下这么多错……”

夏卿歌,“……”

恶人先告状啊?

不过周管家的死倒是不意外。

“姐姐,你快解释啊。”夏雪柔一副盛世好妹妹的模样。

她看的恶心,冷声道:“装的有意思吗?妹妹也不怕闪掉两颗大门牙。”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粉啊,那脸白的和鬼一样,关键一点儿抓伤都看不出来啊。

夏雪柔身子一颤,被太子扶住护在身后,太子面色冷若冰霜,“冥顽不灵,既然你死不肯悔改,本太子和你的婚事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东宫太子妃的位置,你不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