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说说大全

吴凡本来张口要解释,但突然意识到,铁棍在自己手里,自己的解释不会有人信。

在这些势利小人眼里,穷就是原罪。

见陈永波他妈扑上来,他只好往一边躲闪,总不能和一个老女人动手。

“车不是我砸的,我下楼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在砸车,我追了上去,没追上。”吴凡无奈地说。

“还敢狡辩,不是你还有谁!

你这个穷鬼就是嫉妒,见我家开的豪车,就砸我家车!”陈永波的爸也骂道。

吴凡心里冷笑,三十多万的入门级宝马也算豪车?

老子一天赚几百万,能买你这种破车买多少辆?

李诗琳也是一脸失望,“吴凡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听李诗琳这么说,吴凡心里急了,“诗琳你怎么也不相信我,车真不是我砸的,不信你可以去调监控啊。”

“监控,哪里来的监控?你这不是说瞎话吗?”陈永波骂道。

吴凡这才想起来,现在是2008年,这个时候虽然也有监控,但只有部份高端小区才有少数的几个探头。

普通的小区,是没有监控的。

那就真他妈的说不清楚了。

吴凡将铁棍扔在地上,“不管你们信不信,车不是我砸的。

如果你们实在不信,可以报警,让警方来破案。

如果警方认定是我砸的,我赔就是。”

“你赔,你这个穷鬼赔得起吗?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陈永波的妈妈恶狠狠地说。

吴凡冷笑,“一辆入门级的破宝马,我有什么赔不起的?

我只要高兴,随手买十辆新的也没问题!狗眼看人低!”

“你们听,这个不要脸的还说狂话!报警,让警察抓他!”

故意毁坏财物罪,那可是违反刑法,不仅是赔偿的问题,说不定还要被刑拘。”

李诗琳心里担心起来,万一真要是报了警,吴凡坐牢怎么办?

“叔叔阿姨,这车修多少钱,我赔就是,大家都是亲戚,就不要报警了。”李诗琳低声说。

“诗琳,这车不是我砸的,我们为什么要赔!你就让他报警好了!”吴凡气不过道。

“行了你给我闭嘴,你不要再来捣乱了,我求求你快滚行不行?

为什么每次你出现总没好事,你不要来骚扰我家人了!我讨厌你!”李诗琳冲吴凡吼道。

“我……”

吴凡心里塞了一团绵花,诗琳怎么就那么不相信我呢?

我是那种嫉妒别人,就要去砸别人车的人吗?我他妈有那么无聊吗?

“滚啊!”李诗琳吼道。

吴凡心里的邪火一下子冒了上来。

我去你妈的,不就是一辆破宝马吗?你们非要说我是我砸的,那我就砸了怎么的?

捡起扔了的铁棒,看着陈永波,“你这车值多少钱?”

陈永波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反正你买不起!”

“这车我买了,但我瞧不上,所以我不开,我就砸了玩儿!”

吴凡提着铁棍走向宝马,准备把这车砸个稀烂,再泼上省油,烧了算了。

大不了老子赔你钱,老子就不忍这气了!

李诗琳一看不好,吴凡的浑劲犯了!

她和吴凡几年的夫妻,吴凡的牛脾气她也是知道的。

平时他可以嬉皮笑脸,但真要把他惹急了,别说是砸车,杀人他也敢!

李诗琳赶紧冲上去,死死拖着吴凡,“我求你了祖宗,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这样犯浑,会吓着孩子……”

李诗琳说着,眼泪下来了。

看到李诗琳这一哭,吴凡受不了了。

重生回来,一心想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怎能能让她们哭呢?

李诗琳的眼泪瞬间消解了吴凡的戾气,他再将将铁棒扔在地上,“你别哭了,车真的不是我砸的,我就是气不过他们冤枉我。”

“滚!”李诗琳哭着吼道。

虽然嘴上是在让吴凡滚,但其实内心她是希望吴凡赶紧走。

只有吴凡离开了,她才好善后。

不然真的闹到警署,这事情如何发展,无法预料。

吴凡叹了口气,转身跑开了。

*

王朝KTV。

吴凡要了一堆酒,叫了五个女公关陪他喝。

他当然看不上这些娇艳的俗女,但既然到这样的地方来,就得消费,就得做出一个俗人的样子。

舍得大把花钱,还叫上一群女人,才显得自己和其他来这里的客人一样,土豪而俗气。

这样的方式,才不易引起注意。

就算以后周洪发现自己和袁凤有来往,查一下他的消费记录也会发现,他不但点好酒,还要女人,而且一要就是几个。

那他和袁凤就是成了客人和老板娘之间的应酬关系,不太可能会引起怀疑。

因为心情不佳,喝了几杯,就有了酒意。

本来一心戒酒,可是发现真戒不了。

高兴时得喝一杯,郁闷了就更他妈得喝上一杯。

不高兴不郁闷,那岂不无聊,不也得喝上一杯。

几个女公关很喜欢吴凡。

因为吴凡出手大方,人又年轻英俊,不像别的那些脑满肠肥的老男人,坐下来手就乱伸。

吴凡虽然叫了几个女的,可是别说是伸手了,正眼都没怎么瞧她们一眼,只是闷闷地喝酒。

“老板,我们玩游戏喝酒嘛。”一个女公关主动出击,贴了上来。

香水味太重,甚至盖过了酒味,吴凡心里生厌,往旁边闪了一下。

“哎哟老板,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还躲着我?”

那女公关有点没面子,于是索性站起来,一屁股坐到了吴凡的腿上。

吴凡正要将她推开,这时有人推门进来。

吴凡赶紧一翻身,将女关公压在沙发上,作出很野的姿势。

“这么猛的吗,你别吓着我这里的姑娘。”袁凤出声道。

吴凡抬起头来,作出扫兴的样子,“我才不会吓着她,刚才是她要吃了我呢。”

袁凤扫了一眼那些姑娘,“都出去吧。”

老板娘发话,姑娘们不敢违抗,依依不舍地看了吴凡一眼,走出去了。

这么年轻帅气又舍得花钱的老板不多,还不乱伸手,轻轻松松就把钱赚了,她们当然喜欢了。

“喝了不少,心里有事?”袁凤坐到吴凡的身边。

同样是香水味,袁凤身上的就高雅多了,闻了至少不让人讨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six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