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朋友的说说现实的句子长篇 你和你朋友认识多久了?

友情里很多时候没有修复这一说,虽然难听我也得说。

我曾经有一个现实中的好朋友,她做了一件很伤害我的事情。后来她找我道歉了,我也说没事。

我们碰见我还是会笑着和她打招呼,大家一群人去吃饭我也会去,吃的气氛也好,只是吃的差不多我就会找个借口回家。

她给我发微信我都会嘻嘻哈哈的回表情包。只不过在她有事的时候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第一时间去安慰她陪着她了,我不会像以前一样和她彻夜聊天了,我不会介绍我的朋友给她认识了,我恋爱了失恋了也不会跟她讲了。

我们小的时候,大家绝交像有个仪式,像是qq删掉一个人,对方会看见你的头像灰下去,永远不再亮起来了。

成年人的绝交,更像你微信上删除一个人,对方甚至不会接收到这个信息。大家见面还是会点点头,只是心里都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再也回不去了,不想回去了。

所有的决定和选择都在心里做好了,你的脸上像一个冷酷的杀手,无任何显著表情变化。

我不原谅她不是我心眼小,成年人的世界,大家做什么事之前都知道后果。她又不傻,自己遇到事情比鬼都精,她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说你在乎一个人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做伤害对方的事,就算事后道歉了也不会再有任何友情了,最好的结果就是大家勉勉强强用尽全身力气留下一点体面而已。

2.

说来奇怪。

小时候的不开心,宣泄情绪的方式往往是大哭大闹。

十几岁的难过,是拉着朋友倾诉,写大段的文字发表在自己的动态上。

而成年人难过的表达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沉默。

3.

其实友情这种事,有时候没有那么多同甘共苦,也没有那么多不可或缺。

有时候只是彼此相互间有一点需求。

必须有一点相互间的需求。

而那种无话不说无话不谈,跟你在一起只是因为喜欢跟你呆着的朋友,真的太少了。 

少到哪怕只有一个,我都感激他的存在。 

关于朋友的说说现实的句子长篇 你和你朋友认识多久了?

4.

小时候跟朋友绝交,都是大张旗鼓地告诉身边所有人:“我不跟你玩了。”

而长大后的离开往往默不作声,默契地疏远,一声彼此珍重的道别也不曾有过。

5.

讨好型人格的人有时候在感情里真的很吃亏。

会不自觉照顾别人的情绪。

尤其是不懂得拒绝别人,总会敏感地捕捉到别人的情绪变化,从而不自觉为别人着想。

而反过来,那个你对他有求必应的朋友,他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拒绝你。

而这个时候你还为他的态度找借口开脱。

可能是他真的有事吧?

也许是他有什么东西着急着要处理所以才拒绝我的。

而一旦有争吵,你又是最先去道歉的那一个。

即便很多时候不是你的错,你也会害怕关系由此破裂,所以决定做第一个低头的人。

可事实上有的人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在乎你。

面对感情离开,你也总会扮演挽留的那一个角色。

可很多时候你用尽全力去挽留,摔得头破血流,才会发现对方对你完全不在意。

你告诫自己下一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但下一次同样的情况一旦发生,你还是会重蹈覆辙。

付出的感情能被在乎,对讨好型人格的人来说真的太难得了。

关于朋友的说说现实的句子长篇 你和你朋友认识多久了?

6.

现在过年过节回家,跟朋友见面,有时候你会深刻地体会到每个人的变化。

这种变化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漫长而持久的。

但因为你们彼此少有见面,所以对你来说它就变得格外突兀。

反过来也是一样。

回想起来还有点唏嘘。

十七八岁的时候你以为没什么东西可以拆散友情。

但现在的聚会从以前十几个人到现在的五六个人。

那些谈笑间心照不宣的东西,你知我知,但大家都不会真正说出来。

反正到最后,成年人的友情便仅剩这一丁点的默契。

你默契地疏远,我也默契地离开。

上高中的时候班主任说:

珍惜你们现在的日子,往后你们这个班,很可能就再也聚不齐了。

那会我们都不信。

7.

那天晚上跟以前的朋友闲聊,她发过来一句话说:

“我把我最好的朋友拉黑了。”

她说跟对方认识七八年了。

一直以来都把她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

她说:

我是那种什么事情都会找她聊的人。

遇到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情,喜欢哪个人讨厌哪个人,她都会知道。

但是她没有。

一开始我觉得这没什么。

我以为她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和想法吧。

有些人喜欢倾诉,有些人会让自己慢慢消化掉一些事情。

但后来我发现,其实她不跟我讲,却跟别人讲。

一些话她对我闭口不提,只会对其他人说,就像我对待她的时候一样。

有些事情大概不是她不可以,而是那个对象如果是我的话,那就不行。

还是挺难过的。

发了很多话给她,她没回我。

转眼间看到她分享的动态,在跟朋友逛街。

挺伤人的。

后来有一次,她说心情不好,我去找她。

她说太冷了,不想出门,让我自己回去,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算了。

友情有时候很简单。

你给我十分,我也赠回你十分。

多好啊,那就不会有遗憾了。

但人生怎么会没有遗憾呢?

想起之前跟自己闹掰过的朋友,她跟我道歉,说对不起。

那时候我才发现,原谅一个人其实很容易啊,只要把你从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剔除出去,你做什么我都无所谓了。

但重新信任一个人很难。

我说的原谅你,也不过像对某一个不小心踩到我的路过的陌生人那样,面带微笑地说一句没关系。

而没关系的意思就是说,以后我们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0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