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说说大全

李璐捏着杯子的手,都有些发白,她没想到,沈瑾龄能尝出来。

而且帝桀瀚居然一下子就发现了,明明当初这药沈瑾龄已经喝过一次,都没有尝出来,怎么这次就尝出来了呢。

但是她却不能阻止两人,否则,她有几张嘴都说不清了。

只能暗地里生气。

这么好的机会就让她给躲过去了。

婚礼依旧在继续,等到李邵钧找沈瑾龄的时候,早都不见两人了。

大家都以为,沈瑾龄和帝桀瀚两人先回去了,也就没在意。

“最近她做了什么事情?”

帝桀瀚看着沈瑾龄的表情,随即问道。

沈瑾龄把最近李璐做的一件件都给他说了出来。

帝桀瀚听的心疼,把她抱在怀中:“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法保护你,让你收了这么多委屈。”

“傻瓜,你是军人,我懂的,你看我处理的不是很好吗?”

她听着他语气中的愧疚,赶紧安抚的说道。

“本来我还想着她安分一点,她要复读就复读一年,可是貌似她是狗改不了吃屎,既然如此,我爸的钱,也就不用给她花了。

反正她都二十岁了,我爸的责任也尽到了。

只是我到是没想到,她那么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我本来想让她从家里搬出去的。

没想到,她直接策划了一起车祸,人到没事,不过你也看到了,她骨裂,就在家又住了下来。”

帝桀瀚听的火大,对于李璐简直厌恶到极点了。

从他二十岁那年,李璐勾引他不成功以后,他就及其厌恶李璐。

那时候李璐才多大啊,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就敢做出那种事情,这心计怎么能不重呢。

他无数次的都想让沈瑾龄远离李璐,偏偏她最信任的人,就是李璐。

为了不让她反感他,他就不大敢提这事,大不了他多看着一点。

但是每次沈瑾龄在李璐的挑拨下,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却没办法。

只能暗自警告李璐,可是效果并不好。

“这事,你该和沈叔好好聊聊,她不能再在家里住下去了。

谁知道她哪天又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沈瑾龄点点头,会过头一想:“不过,你到是该感谢她不是吗,要不然咱们两个可没这么快能走到一起呢。”

说完,不由得脸上一副你赚了的样子。

帝桀瀚狂汗,当初那件事,还不是被李璐刺激了的,李璐说了他要是不去,她就找别的男人。

当时他怎么能忍受的了,沈瑾龄和别的男人上床,一着急就去了酒店的房间。

而药性已经发作了的沈瑾龄直接扑进他的怀中,当时他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怎么能受得了。

即使知道沈瑾龄可能醒来,会生气,甚至恨他,但是他想着,只要好好对她,她终有一天会爱上他,所以就发生了沈瑾龄重生回来的那一幕。

“龄龄,我喜欢你,我不可能让李璐找别的男人去你的房间,所以...”

帝桀瀚着急的解释这。

“我知道,我压根没生你的气,只是,你说咱们拿着这药告诉我爸好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