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李咏 我们下期再见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闭目在话筒丛中,我肯定特安详……”

主持人李咏曾在2009年出版的自传《咏远有李》中,这样设计自己的告别仪式。

早安,李咏 我们下期再见

早安,李咏 我们下期再见

去年11月23日,李咏的微博发了最后一篇博文

谁也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得如此突然。10月29日,李咏的妻子哈文在微博发文公告李咏去世:“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今年,李咏刚刚50岁。有媒体报道称,李咏的家人已于美国当地时间28日早上10点,在位于纽约的麦迪逊大道1076号的弗兰克林坎贝尔殡仪馆为其举行了葬礼。

早安,李咏 我们下期再见

摄影/本报记者崔峻

“知名度为零”

李咏出生于1968年5月3日,新疆乌鲁木齐。1987年,19岁的他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进入电视行业。李咏开始为人熟知,是在他成为《幸运52》主持人之后。那时,他漂染的长卷发、花哨的礼服套装,以及夜总会热场式的主持风格是他有别于其他央视主持人的标志,也是他“自作主张”为当时的中国娱乐节目带来的新气象。

实际上,把《幸运52》带进央视的也是李咏。1998年,在中国推销英国的大型博彩娱乐节目《GO BINGO》的同学找到李咏。当时,李咏还是央视海外中心的导演兼主持人。李咏调侃那时的自己“知名度为零”,“熟点的同事知道我是《天涯共此时》主持人,不熟的只知道我成天张罗两岸寻亲。”

李咏被《GO BINGO》惊呆了,“现场猜题赢奖,节目最后从天花板哗啦啦掉钞票,最高奖金额2万英镑。”他马上把节目推荐给央视对外部的领导,得到的答复是:这个节目不适合CCTV。他不死心,又去找文艺中心和央视二套。三个月后,央视广告信息中心主任谭希松拍板,花40万英镑买下了节目版权。《幸运52》成了中国第一档模式引进的节目。而且还是当年极其少见的“制播分离”的节目——节目组只负责制作,招商引资、后期推广、广告交易都由CCTV独家授权制片公司承担。

研发时,英国版权方对《幸运52》提出了两条建议,“第一,节目形式一定要活跃,耍得开;第二,主持人要成为节目的灵魂,只要他一出现,现场节奏完全由他把握,谁都挡不住。”显然,主持人的风格很重要,为此李咏和总撰稿关正文讨论了三天,拿出了一个“语言标准”——有话不好好说,“丈母娘”要说成是“我老婆她妈”,武松不说武松,要说成“潘金莲他小叔子“。(关正文后来离开央视,创办实力传媒,制作了《汉子听写大会》《见字如面》《一本好书》等文化节目。)

1998年11月22日,周日早晨7点15分《幸运52》开播,此后收视率一路飙升,三个月后,被挪到每周日中午11点15分,进入准黄金时段。那一年,湖南卫视的王牌《快乐大本营》刚刚起步。《幸运52》是当之无愧的全国娱乐节目的领头羊。

CCTV的娱乐底线

李咏也出名了,他没有播音腔、造型花哨、敢开玩笑,在当时的央视屏幕上引起了不小的震荡。观众们都愿意模仿他那个“耶”的动作。对此,李咏是有准备的。自传中,他说,自己从献身娱乐行业那一刻,就自觉肩负起探底的使命。这句话在不同的采访中,有过不同的表述,最广为人知的一个说法是“李咏自诩为CCTV的娱乐底线”。

可是,这个底线到底在哪,李咏其实也没底。从《幸运52》开始,他就一直问自己“到底“耍”到什么程度合适?”为此,李咏在央视之外找了块试验田。1999年,李咏去大连电视台采风,主持了一台大型节目《久久合家欢》。节目核心和《幸运52》一样:中奖。但形式更刺激:十张奖券,藏在大连市的各个角落,全民寻宝,只要在节目直播时限内找到,并赶到直播现场,就当场兑现。有一次,李咏出主意,把奖券藏在市政府门口、胜利广场国旗杆的围栏基座底下等处。上千号人齐齐出动,惊动了当时的大连市长。事后李咏接受了一番“严肃的批评教育”——《久久合家欢》火了,李咏的“采风”却戛然而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