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说说大全

冉颜错愕地看着霍父,他的话犹如五雷轰顶般。

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保镖,个个冷漠吓人。

还有霍母……脸色也尤为阴沉。

她在监狱里面被折磨也未曾到这种地步,她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威望十足的成功中年男士的口中说出。而且,霍家还是名门望族。

“苏桃为什么死,尸检报告不是很清楚了吗?”

冉颜心下紊乱。

但他们两出口的话,却让她心寒至极,“要不是苏桃对我儿子动了妄念,自己作死,她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下场?”

在他们的眼里,是她卑鄙无耻的接近。

“别过来!”

冉颜着急了,环顾着四周,却发现最近只有一个玻璃水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砸烂玻璃杯,用碎片直接抵住她的脖子。

“再过来我就死给你们看,我要是死了,霍锦城这桩案子就别想再翻!”

她是这桩案子关键的女法医,要是死了,尸检报告无法更改,宋远白知道了她重生的事情是不会再眼睁睁地看着她惨死一次的。

“冉小姐,死后清白不保……”

“那又如何?”

冉颜凄冷一笑。

在监狱里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

再者,她死了,又能知道什么?

霍父霍母看到冉颜如此固执,也知道冉颜这人,刚正不阿。

原本是想从家中其他人进行威胁,可是,冉颜就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

“你可要考虑清……”

霍母刚说着威胁冉颜的话,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是警局那边打过来的。

说的是霍锦城的事情。

霍锦城之前不愿意见他们,但他现在却更改了主意,并且是由他人进行转告:“霍夫人,你的儿子让我转告你,若今天他看不到你们,就会自尽!”

“他说,反正他的太太已经死了,他现在是罪人一个,已经没有任何的念想了。”

没有任何念想,那就是抱着必死之心了。

霍母当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霍锦城就这样的死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带着这么多人来唯独冉颜,只为了让冉颜松口。

“我们先走,冉小姐,你最好考虑清楚。你要是应了,后生无忧。”

相反,若是不答应,就会死的很惨。

她要松口吗?

如果,她没有经历那六年中的绝望,那她真的会想着霍锦城,会松口,会帮忙篡改。

可是!

谁想过她那六年的绝望?

在出狱后,霍锦城也未曾想过要善待于她。

她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凭什么要做一个大善人去原谅所有人呢?

霍家父母虽然走了,但是有让保镖看守在她的门口,是限制她的自由,避免她报警寻求帮助。甚至,还抢走了她的手机!

可他们忘记了,她在家里。

还有电脑可以用。

还好以前用的聊天软件也没有设置什么安全性的问题,输入了密码就登录了上去。

找到宋远白,她直接就发了信息过去:

“宋远白,我被人囚禁在家了……”

发出信息很久,却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复……

彼时,宋远白躺在床上,因为早上他母亲递过来的那杯牛奶,而入了梦魇。

全程,宋母一直都守在他的身边。

知道他因为苏桃,宋氏受到了牵连被打压,而他更是被霍锦城给逼出国。家里老太太的藤身体不太行,他们才回的国,还有——

他的父亲在外面养的女人,抱着女儿上门,要求分钱,各种烦心事都堆在一起。

回来处理事情,却不料遇到苏桃死的事情。

他对苏桃一片真心,现在更是为了苏桃的死要报复霍锦城,忙前忙后。

霍家当即打了电话过来。

如果不终止,宋远白和宋家所有一切都会毁灭。

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能让他出事呢?

于是,就在他的牛奶中动了手脚。

哪怕,他会恨她。

可是,梦魇之中的宋远白没有恨意,因为他梦见了冉颜——

他拉着她的手,一起压马路,带着她走过漫长的枫叶林,看着落叶翩翩起舞,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时。

他站在原地,背对着太阳的地方直勾勾的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等过了很久之后才像是回神,但看见其他男人也盯着她看的时候,俊脸瞬间沉了下来。

他突然抱住了她,用手捂住了她的脸。

她猛地愣住,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看,“怎么了?”

他满脸醋意的看着她,说了一句:“颜颜,我想把你藏起来。我不想让别人发现你的好,然后跟我争你。”

冉颜先是怔了怔,随后真的忍不住笑了,还笑出了声。

这是一个漫长的梦境,钩织着他们的未来,他一点一点的努力,用爱包围着她,努力了很久,才将她冰冻三尺的心,一点一点的融化了。

但真正答应宋远白求婚的那天,是他生病的那天。

重感冒,高烧。

直接烧进了医院,肺部感染的厉害,差点休克。

他不让人知道,也不让她知道。

冉颜还是因为他很久没来见她,打电话也不接,只跟她发文字觉得他跟以前相比,行径有点怪异。

她先约他出来谈项目上的事情,但他不见她,她问他原因他直接说他出国了,最近一段时间都可能见不着她。

冉颜觉得奇怪,才去问他秘书关于宋远白的情况,结果得知,他重病住院了。

但饶是这样,她的消息他也是第一时间回复。

那一刻,冉颜的心情复杂。

她去了他的医院,宋远白当时在吸氧。

看见她来了,他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怎么样,呆呆的看着她,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明显还有些发懵。

冉颜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到他喃喃自语:“我又做梦了吗?”

冉颜的心,突然酸了一下。

她忽然快步走上前,一把将他抱住,声音带着女人独有的娇软,还有她的气恼,“宋远白,生病了为什么瞒着我?”

冉颜温热的体温传到宋远白的身上,他猛地一滞,心尖狠狠颤抖起来。

不是梦?她真的来了。

随后想到了什么似的,他一把将她推开,摘了氧气罩,戴上了口罩。

“咳咳,我重感,你别离我太近……”

冉颜站在他的病床前,咬着唇望着他,宋远白消瘦了很多,大病一场脸色也憔悴,她的一双眼睛渐渐地红了起来。

“颜颜,你别哭……”宋远白有些慌,想说话又忍不住咳了起来。

冉颜给他倒了杯温水,宋远白喝了之后才好些,他用消毒水洗完手,擦干净后才给她拿了一个口罩,给她戴上,“你怎么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1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