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宝法院办案是这样办的!!!!!!!!大家都要效仿

  关于对河南省灵宝市人民法院
  情 况 反 映
  2012年8月6日灵宝市公安局以涉嫌销售伪劣化肥罪为由取保侯审,2012年9月10日,被灵宝市公安局刑事拘留,9月18日逮捕,起诉过程中,两次被灵宝市检察院退卷,2013年3月28日灵宝市人民检察院以灵检刑诉2013】77号起诉书以销售伪劣化肥罪,提起公诉,2013年5月16日,灵宝市人民法院(2013)灵刑初字第119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侯海青犯销售伪劣化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6000元。侯海青已上诉,二审正在审理中。
  销售伪劣化肥事实经过
  2011年6月,侯海青从灵宝火车站专营湖北源丰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的沃尔特系列化肥的经营者王仲高处批发了5吨沃尔特复合肥。其中沃尔特28-6-6复合肥4吨、16-4-20硫酸钾型复合肥1吨,未付清货款,打了8200元的欠条。2011年8月16日12时左右,王仲高的儿子用自已的白色卡车又给侯送了2吨16-4-20硫酸钾型复合肥,因付了现金,王未出示票据。
  2011年10月20日,因侯问王仲高要该化肥的质检单未果,自已将该化肥样品送检,结果为不合格。侯向灵宝市农业执法大队副大队长王胜利报告了检验情况,王胜利未作任何决定,灵宝市工商局邵云录(王仲高的老婊)莫明其妙地知道了此事,给侯海青打电话,侯按照灵宝市工商局邵云录的交代,让王仲高将未售的24袋化肥全部拉走;因李海辞已将购买的化肥在田间施用,侯没有及时将检验结果告知李海辞。
  农业执法大队处理经过
  检验结果为伪劣化肥,包装标明氮磷钾总含量为40%,实测为13、25%。未标含有氯离子含量,实测竟达33、44%。
  侯海青面对果农赔偿20万元的要价,因经济困难,提出先赔偿1万元的意见遭到拒绝,
  此后,农业执法大队组织园艺局、植保站、农业技术推广站的所谓专家对果农李海辞果树受损情况进行鉴定,做出了损失82414元的鉴定意见,并依此为据,只向灵宝市公安移送了侯海青销售伪劣化肥案件,对王仲的犯罪只字不提。对王仲高经营其它品种被检验为不合格化肥不去追查,不追查侯海青剩下24袋假化肥去向,不再提及王仲高涉案的任何情况,致同一案件中的主要当事人王仲高不被追究,至今仍逍遥法外。
  侯海青向各级公安举报情况
  2012年5月9日,侯海青面对王仲高拒不承认售假化肥,拒不承担赔偿恶劣行径,对受害果农李海辞提出先赔偿1万元 因果农李海辞要价20万,赔偿协商未果。侯为了落实果农损害赔偿,向灵宝市公安局递交了《报案材料》,举报王仲高经营伪劣化肥,请求依法查封王仲高的仓库和其专营的沃尔特系列化肥,以证明自己清白,尽快落实赔偿事宜。此后,侯与其女儿侯芮玉多次到王仲高处谈对果农的赔偿事宜。每次都录了音。王仲高对把此事报到农业执法大队很不满,表示愿意与侯的女儿谈,不愿与侯本人谈。但在灵宝农业执法大队调查的正式场合,一直声称:从未售给侯海青化肥。此后,侯多次催促灵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并多次前往三门峡市公安局反映情况要求督促处理。
  灵宝市人民法院民事审理情况
  龄生295棵桃树损失为82414元。
  (一)、原告要求赔偿其20万元损失没有依据,原告的损失应由双方协商委托有鉴定资质的单位鉴定,或由人民法院委托鉴定,待合法的鉴定结论出来之后,原告的损失才能决定;
  (三)、灵宝市园艺推广站作出桃树死亡是被告人侯清青所售化肥造成的结论不合法。原告桃树死亡原因十分复杂,仅凭没有鉴定资格的灵宝市农业执法大队做出的结论,就让答辩人承担原告的损失,于法于理都不通,难以令人信服,原告桃树死亡的原因应由具有资质的鉴定单位进行鉴定,该结论在诉讼中因不合法不应被采信。灵宝市人民法院至今未宣判。
  灵宝公安、检察部门处理经过
  灵宝市公安局先入为主,采用无效证据对鉴定人的鉴定资格不予审查。侯海青不是明知销售伪劣化肥,经营额3120元,不足50000元,不构成《刑法》151条的刑事犯罪要件;而公安机关却硬要套“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要件对其定罪。
  对尚未审判的嫌疑人登报定案。2012年9月26日,灵宝市公安局在《灵宝公安》第三版以《利用假化肥坑农 民警送他进牢笼》为题,对侯海青进行定性。公然对《全国人大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关于“鉴定人员必须具有相应资质,持有《司法鉴定许可证》,《司法鉴定人执业证》从事鉴定的法律规定视而不见,而以自封的“农业专家”《意见书》为凭,违法认定投诉人桃树死亡原因是由伪劣化肥造成的,经济损失82414元,将不够罪套为有罪。

  2012年9月26日,我上书灵宝公安局,申明:一、侯海青销售伪劣化肥,经营额3120元,不构成《刑法》151条的刑事犯罪要件;二、灵宝市园艺技术推广站没有法定鉴定资质,对果农李海辞桃树死因的鉴定结论不具有法律效力。对其按《刑法》147条采取强制措施没有法定证据。要求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 三、灵宝市公安机关应公正办案,不应偏袒一方,放任销售伪劣化肥的王仲高逍遥法外。侯海青向公安机关的举报材料中已提供王仲高的儿子送化肥时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灵宝市农业执法大队副队长王胜利鉴定化肥时王仲高承认化肥是他供货的谈话经过。四、对侯海青提供的录音进行司法鉴定,以确认系王仲高本人的声音;五、对侯海青给王仲高打的欠条做指纹鉴定,如有王仲高的指纹,便可证实王仲高没有供给侯海青伪劣化肥谎言。六、对王仲高的进货发票帐目进行查对,以确认王仲高的进货渠道与销售数量。七、对王仲高经营的沃尔特系列化肥抽样检验,以确认王仲高经营的化肥是否货真价实,没有问题,一直未有回音;
  2013年2月18日(正月初九),灵宝市公安局张拴林再次给了一张白纸,要我签字,一再表明是要给领导汇报,证明我接待了你,我想人家确实接待了我,就在一张什么内容也没有的白纸上签了李淑梅三个字,因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又到三门峡公安局,没有想到我签名的那张白纸上面有了密密麻麻很多字,签名上面有了很大四个字,不再上访。我要看内容,人家不让看,我当即问那些字是什么内容?人家不告诉。
  2013年2月28日(正月19),我向国家信访局递交了举报人蒙冤受屈,售假者逍遥法外的《情况反映》;
  2013年3月8日(正月27)我回来后,灵宝市信访局,公安局接待表示尽快处理问题。苦苦等来的是我反映的售假化肥源头王仲高依然丝毫未动,侯海清被灵宝检察院起诉,灵宝法院对举报人侯海青判处二年有期徒刑,罚金6000元的结果。
  灵宝市人民法院审理判决经过
  2012年,侯海青的辨护律师向灵宝市人民检察院上交了关于请求对涉嫌销售伪劣化肥罪的犯罪嫌疑人候海青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法律意见书》提出:一、犯罪嫌疑人侯海青不具备涉嫌罪名的主观要件,其一、交易价格合理,没有谋取非法高额经济利益;其二、事发后,侯海青积极陪同果农联系上级批发商,主动投诉农业执法大队,向公案机关报案,充分证明侯海青不是明知化肥伪劣而销售;其三,事后化验知道与实施销售时知道有本质区别,事后知道不构成犯罪;二、未经法定司法鉴定单位鉴定确认侯海青销售伪劣化肥与危害结果有无直接因果关系,损失事实程度,指控证据明显不足;三、本案起因是产品质量引起的民事纠纷,原告无法举证,民事诉讼面临败诉,公安机关启动刑事程序以求侯海青开口认帐赔偿,过于武断。请求依法决定不予起诉,未被采纳,侯海青依然被起诉。
  一、侯海青不具备指控罪名的主观要件,2011年10月下旬,侯海青将涉案化肥送检化验,事发后第一时间报案,多次向农业执法大队、公安治安大队,三门峡市公安局多家执法部门报案,充分证明侯海青销售该化肥时不明知化肥为劣产品,行为人不是出于故意,侯海青从事发后立即报案,到最终被关押,以及庭审均称不知道化肥有问题,笔录是一致的,辨解是合理的,是可信的,不构成犯罪;
  三、本案侦查对于侯海青不能体现公正,侦察机关证据采用随意性大。
  其二、侦察机关对候海青涉嫌犯罪的证据管它合法合法,确凿不确凿,统统采用;而对假劣化肥的供货者涉嫌犯罪证据有了也不用,一概认为不合格,不充足;
  (2)、侯海青案中录音光盘(已经办案机关确认王仲高录音属实),其中王仲高没有否认问题化肥由其销售给侯海青,并且明确承认同意送检。其证明为王仲高涉嫌犯罪线索二(具见侯海青案件卷宗材料)
  (5)、证人许社森证明2011年8月5、6号一天早上,白色轻卡车、两个人卸沃尔特化肥,与李孝军、侯海青关于时间、车辆、人数、化肥品牌供述笔录相互印证。
  (7)、灵宝市农业执法大队选择性执法,办案程序违法。同样是有嫌疑的销售者,侯海青被李海辞控告、王仲高被侯海青控告,犯罪证据是否充足的审查判断已超出该单位的职权范围,涉嫌犯罪都得移送,只移送侯海青不移送王仲高,该行政执法单位明显是选择性执法。李海辞报案2011年4月11日当天,当事人都在场,应当制作笔录而不作,办案程序违法。侯海青同样也是伪劣化肥的购买者,即便侯海青对销售者王仲高的控告证据不足可以不处罚,同样是控告,农业执法局为什么连案件都不立,不立案的依据又是什么?
  (9)、侦查卷中NO:F2011792 号检验报告已经证实湖北源丰生产型号为15-15-15不合格化肥的事实,王伸高笔录也予以印证。湖北源丰有 16-4-20 型复合肥登记证在卷,结合本案化肥包装袋、合格证、侯海青控告、李海辞和李珍娜、许社森和李孝军等证言,侦察机关究竟是查无实据,还是在姑息迁就,不言自明。
  该判决无视法律,违背事实真相,本案争议较大,公诉机关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起诉卷宗材料6本近一尺厚,到了公理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口,《判决书》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的说理部分仅为“以上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被告人侯海青的辨解及辨护人提出辩护意见,理由不当,均不予采纳,公然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46条关于“裁判文书应当写明裁判依据,阐释裁判理由,反映控辨双方的意见并说明采纳或者不采纳的理由”之规定,不说明“明知”的证据和理由;避开涉及侯春海罪与非罪,既销售该伪劣化肥与造成损失因果关系,损害程度的鉴定结论到底合不合乎法律规定的关键问题的证据采信依据。强行判决,于法无据。
  侯海青虽销售了化肥26袋,价值3120元,获价差520元,不是“明知”,事后知道与事先明知本质不同。灵宝市公安、检察、人民法院仍然认定侯海青“明知”;
  我们请求相关部门,正视事实,纠正错误,严格执法,不偏不纵,营造人民信任的法律环境,以彰法律尊严。
  反映人:李淑梅
  电 话:1303037794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7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