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炒股炒黄金,有赚有陪有风险

  这是几个发生在我身边的真事。一位老伯,对现实永远持批判态度,在他眼里中国股市更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场,然而从2006年到2007年,眼看着中国股市从1200点一路飙升到5000多点,周围的许多愚夫蠢妇闭着眼买基金都赚了不止一倍,这位老伯再也冷峻不下去了,终于在股指接近6000点时用养老钱买了8万元基金,其结果当然是惨不忍睹,至今依然深度被套。由此我不禁猜想,中国股市深度被套的莫非都是死硬看跌派?因为看跌,所以入市晚,因为晚入市,所以深度被套,从而更加对股市深恶痛绝,如此循环往复。几乎没人能够避免从众行为,其实谁都害怕落单。如果你知道自己做不到完全戒除贪欲,那就别把自己当圣人供着,总以为举世皆醉你独醒。既然迟早要随大流,不如早点随,这样即使亏钱,也不容易大亏。
  有位熟人,在北京工作了七、八年,年年缴纳住房公积金,2001至2005年期间周围的同事纷纷买房置业,他却总觉着北京房价太高、上涨空间不大,特别是经历了2003年的非典疫情,更是觉得北京楼市的未来前景不容乐观,因此一直未下买房的决心。哪知北京房价在2007年突然来了个大跃进,几处他曾留意过的楼盘房价涨了一倍还多。此君2007年底要到外地发展,终于可以把几年来攒下的数万块住房公积金取出来了。然而他恐怕很难高兴得起来,如果当初随便贷款买下一处房子,现在拿走的至少也有几十万。几乎谁都认为北京房价虚高,这位老兄坚持不在北京买房可谓坚守了“价值投资”的准则。然而有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是:什么才是合理的价值?金融危机导致美股大跌,巴菲特出于对美国经济长期走势的乐观判断,认为股价已跌至“相当便宜”的水平,因此呼吁美国人买进股票。但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低于长期潜在趋势水平,美国股票的合理价值势必要向下修正,如果是这样,巴菲特的话是否会有误导之嫌?
  这两天看电视新闻,北京台的新闻说,这几天菜市口百货商店的黄金柜台人头攒动,顾客纷纷趁黄金价格走低之际前来购买黄金饰品,因为中国增加黄金储备的消息使不少人预计,黄金价格今后还会进一步上涨。但在中央台的一则新闻中,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却是空荡荡的黄金制品销售柜台。解说员在旁白中说,当前黄金价格比较低迷,消费者由于拿不准金价的未来走势,因此购买意愿薄弱。由于有现场画面为证,我相信这两则报导说的都是事实,两个黄金销售柜台一热一冷,只能说消费者对金价未来走势的看法有分歧,很难说谁对谁错。
  李嘉诚看好香港未来前景,巴菲特对美国未来深具信心,因此他们坚持长线投资,几十年下来终成香港和美国首富。索罗斯则以悲观的眼光看待世态人生,2008年6月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便断言:狼这次真的来了。他认为,市场不仅反映基本决定因素,还能改变这些因素,导致资产价格走向极端。因此金融危机一爆发他便坚持作空,据说已赚了不少钱。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如果你是坚定的乐观主义者,那就不妨进行长线投资;如果你是个悲观主义者,也不要以为世界上只有陷阱,冷峻的眼光或许更有助于你捕捉到稍纵即逝的短线投资机会。怕的是您正好反了过来,如果那样,您可就是股票、房子和黄金吃麻麻不香了。
  许多发达国家的国民,财务性收入普遍高于中国许多倍,财产性收入是提高国民收入的一种较好生财之道。许多已经买过房的人都享受到了房子巨大增值所带来的利益。这也正是许多有钱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买房的原动力,在中国,拥有5―10套房子的人并不少,而拥有2―3套房的人则比比皆是。房子超强的增值能力,像兴奋剂一样,令国人振奋。前些年出现的大批炒房团,也正是看上了房子的超强增值能力,并且大都从中获得了巨额利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een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