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转载)

评《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
  奚兆永
  一、两面旗帜的对立
  1月3日的《南方周末》以“本报编辑部”的名义发表了一篇“新年献词”,题目叫做《愿自由开放的旗帜高高飘扬》。一看题目,人们就会想起两个多月前召开的党的“十七大”,它所提出的主题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
  这一来,在中国上空就有了两面旗帜:一面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旗,中国共产党高举着;一面是所谓自由开放的大旗,《南方周末》编辑部高举着。
  有道是,“新闻年年有,今日大不同”,区区一个地方小报,竟然胆敢另立旗帜,与党中央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旗唱对台戏,这不能不说是新年头里的一个特大新闻。
  可不要小看这个旗帜问题,一面旗帜代表的是一个方向,一个指导思想,事关中国向何处去,走什么道路,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大问题。
  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分野
  也许有人会说,《南方周末》提出要让“自由开放的旗帜高高飘扬”,恐怕也只是提倡解放思想而已,事情真有那么严重吗?那就让我们来看看“新年献词”为所谓 “自由开放的旗帜”究竟说了些什么东西吧:
  “三十年前的月亮,照着一个国运彷徨、民生凋敝的中国。一个大钟停摆了,利益个闹钟响起来。
  “在一场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中,两只猫杀出重围。
  “人民跟着两只猫,走进了联产承包的土地,走进了个体户的摊位,走进了民营企业家的办公室,走进了股票交易所,走进了互联网空间。
  “成长的方向是独立人格,进步的标志是自由宽容。
  “五千年的古文明,三十年的大变局。
  “如果要问究根由,乃个体之还不够解放,思想之还不够自由。
  “人类共有的精神遗产,不该由他国独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