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缘何能独善其身,在金融风暴中跳舞?

四问佛山:金融风暴下的产业竞争力剖析与发展探索
  
  
  
  
  
  
  
  
  一、佛山缘何能独善其身?
  
  佛山为何能把全球金融风暴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佛山的产业经济又为何能做到逆势飞扬呢?
  
  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只要拿佛山和东莞两个城市的制造业做对比分析就可以轻松找到答案。
  
  佛山和东莞两地的城市规模和经济规模都差不多,前者是广东省第三大城市,位于珠江西岸,临近广州,而后者是广东省第四大城市,位于珠江东岸,和深圳接邻,两地的制造业都是高度发达,产业集群和外来人员高度集中,又都是当年广东四小虎之一。以上共同点,决定了两市在经济向好的环境下能共同发展,形成了你追我赶、明争暗斗的良性竞争局面。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尤其是近十年来,珠三角几乎一直都是处于快速发展的顺境中,大家都没有怎么去比较两地制造业的优劣。毕竟在能赚钱的大好环境下,谁都不在意优劣,这是广东人的特点。
  
  但时过境迁,如今美国金融风暴来势汹汹、愈演愈烈,并逐渐蔓延到实体经济层面和全球经济和社会层面上。此时,两地的产业优劣就逐渐显现出来,其中关键性的决定因素就是两地制造业的性质截然不同。其不同之处主要存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个方面,是企业的市场向度不同。东莞企业绝大部分都热衷于做贴牌加工和出口贸易,属于典型的外向型企业。而佛山企业大多数热衷于做自有品牌,并同时开拓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内外向并重,甚至很多企业都偏向于内向型。在国际宏观环境向好的时候,无论内向和外向,都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和盈利能力。而如今,国际经济环境恶化,而且东莞企业赖于生存的欧美地区更为严重。此时,作为典型“三来一补”的加工贸易型城市的东莞,自然严重受影响,甚至不少企业遭受订单锐减的灭顶之灾。
  
  相对东莞而言,佛山企业的综合实力和品牌底蕴要深厚很多,其制造业受国际金融风暴的影响自然要小很多,抗寒能力较强。据统计,佛山地区的国家驰名商标数量和中国名牌数量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这些都是佛山的宝贵财富,增强了佛山企业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和其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名牌产品不但不受市场下行的影响,反而令消费者的购买选择更为集中,提升市场的集中度,并加快行业的洗牌速度。这或许就是“危中有机”的注解之一吧。
  
  佛山是岭南文化的发祥地,孕育了人们吃苦耐劳的实干精神和敢为人先的探索精神。佛山人素来“敢为天下先”,佛山老板也都是实干家,大都埋头苦干,勤俭治企。改革开放初期,广东产品南货北上,大举开拓市场时,佛企业生产的产品就是主力军。改革开发三十年来,佛山孕育了一大批著名企业,如家电行业的美的、格兰仕、科龙、华宝、容声、万和、万家乐、康宝、志高、富士宝等,陶瓷行业的新中源、鹰牌、东鹏、蒙娜丽莎、钻石、新明珠、金舵等,家具行业的联邦、皇朝、名匠轩等,照明行业的佛山照明、雪莱特照明等,食品饮料行业的海天、健力宝等,铝材行业的凤铝、澳美、亚铝、坚美、兴发等,涂料行业的华润、华隆等,管材行业的日丰和联塑等,地板行业的大自然、盈彬等,还有欧典橱柜、奥丽侬内衣、顺特电气等一大批知名企业。不仅是东莞,就连包括广州、上海在内的许多一线城市都难望其项背,令人羡慕不已。
  
  这些知名企业和名牌产品奠定了佛山制造业的深厚底蕴和核心竞争力。它们都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耕耘,乃至几年几十年的积累和发展,才有了今天的优势,包括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渠道规模、终端形象、客户资源、消费者口碑效应等等,这绝不是靠砸钱就能在一朝一夕之间做到的。今年初,东莞有几家企业在出口贸易业务大幅下滑时主动寻求转型,打造自主品牌,开拓国内市场,但在半年多时间里,砸进去几千万元都没收到多大效果。这也印证了一句话――“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两地企业性质不同的另一方面,是企业来源类别和属性的不同。东莞属于外源性经济,绝大多数企业都来自于香港和台湾等外地或日本、美国等外国,甚至不少国内企业老板也都是外地人。真正属于东莞本地老板的企业比较少。这些企业之所以选择东莞无非是看重东莞高度集中的产业集群所形成的优势产业链,因此他们大都不会把企业总部或核心环节放在东莞,因此东莞纯粹是个“生产车间”。而一旦产业链的优势被土地、人力、水电、税收等成本的逐渐上涨而消失贻尽后,这些外来“和尚”自然就会选择撤离。因为,他们是典型的投资心态和经商行为,逐利性非常强,哪里最能赚钱就去哪里,说走就走,没有多少牵挂、留恋和对当地政府的忠诚。这就好比许多打工者的心态,东家不行去西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此外,这些外资企业在东莞所赚取的血汗钱(大多为压榨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除了留下可怜的税收(有的不法企业还逃税避税)外,其他全部汇到自己总部所在的国家和地区,而给东莞留下或重或轻的环境污染。
  
  而佛山则截然相反。佛山属于内源性经济,绝大多数企业都是佛山本地人开办的,并且大多经过原始积累,开始向外地扩张,但都扎根在佛山。这些佛山本土老板都具有浓厚的恋土情结和爱乡情怀,因此他们不会轻易转移到外地,就连美的、格兰仕、碧桂园等这样具有庞大规模和雄厚实力的龙头企业(它们最有条件转移),不但没有转移,反而纷纷修建总部大楼,不断增强在顺德企业总部的功能。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相比外源性经济而言,内源性经济虽然成长性慢一些,但其厚积薄发的能力要强很多。因此,在经济环境恶化的时候,本土企业显得比外来企业更为可靠。这也应证了一句老话――“商场上没有永久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在利益受损时,“老朋友”都会远离而去,而“乡亲们”则都会选择留下来共患难。(备注:笔者在此绝对不是排挤外资企业,而是站在市场经济角度来描述资本的逐利性质,而无论怎么样的逐利性,只要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都是正常的和可以理解的。)
  
  以上两个方面的企业性质的不同,使得佛山和东莞两地制造业在世界金融风暴下所显现出的情况截然不同:前者独善其身,自得其乐,后者则是身陷漩涡,面临企业倒闭、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巨大压力。
  
  
  
  
  
  
  
  
  
  
  
  
  
  
  
  
  
  
  
  
  
  
  
  
  
  
  
  
  
  
  
  
  
  
  
  
  
  
  
  
  
  
  
  
  
  
  
  
  三、佛山尚存在哪些不足?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前面讲到佛山具有一些独特优势,但也同时存在一些不足,而且有些不足还是致命性的弱点,急需得到改进和提升。笔者从以下七个方面发表自己的看法。
  
  首先,重中之重的问题是佛山的城市知名度和美誉度较低,与她自身的综合实力严重失衡,而且佛山的城市形象也有所缺失,与其总体地位不相符。也就是说,佛山市政府的CIS(City Identity System,城市形象战略)工作做得比较差。
  
  前面提到,佛山无论是城市规模、经济规模还是城市综合竞争力在全国都是位居前列,尤其是在地级市中更是名列前茅。但佛山市的总体地位和影响力与其实力严重不符。提到佛山,大部分外地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黄飞鸿的无影脚和李小龙的咏春拳,这也可以理解(黄飞鸿系列电影播放了无数遍,李小龙逝世也才三十年,最近在央视和全国各地卫视热播的《李小龙传奇》把李小龙推向了神坛),但关键的问题是,除了黄飞鸿和李小龙这两位鼎鼎大名的武侠大师外,佛山在外地人中再也没有一个比较公认的、良好的、清晰的印象点。
  
  佛山的综合实力丝毫不比一些副省级城市差,如大连、青岛、宁波、厦门等,佛山都可以和它们一比,甚至在很多方面都要胜过它们。但说实在话,佛山的整体形象比它们要差一大截,甚至输给它们几个等级。这种城市形象的缺失可以说是一种很大的遗憾,对佛山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是一种很大的阻力。想象一下,如果佛山连在国内形象都不高,更何谈国际形象呢?又怎么走向世界呢?
  
  其次,佛山城市集约度不高,资源整合性不强。
  
  佛山是一个制造业为主的轻工业城市,产业集群广泛而分散,每个产业集群形成了一个个规模大小不等的城镇,从而形成了一个个卫星城市。因此,佛山是一个中心城市较小、卫星城市较多的分散型城市。这种分散性质的卫星城市有着容易铺“大饼”、形成仙女散花般发展形势的优势,但也存在着城市集约度低,资源整合性差的致命缺点,导致城市的张力比较弱。
  
  最简单的一个例子,人们提到佛山,不知道是说大佛山还是指禅城区。提到顺德,又给人印象仿佛是一个单独的城市,如电话号码不一样(其它四区是8开头,而顺德是2开头),很多媒体包括网络媒体也都把顺德单独列出来,甚至南方都市报这样的具有影响力的都市媒体也都另设顺德专版。等等这些都从侧面说明,很多人从意识中都把顺德放在佛山外来考虑,其实对于南海区也有这种倾向,只不过比顺德的特殊性弱一些,想必多数顺德人也是这么想的吧。当然大佛山整合才五年时间,尚需要磨合,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人们都从内心排斥,再怎么磨合都是徒劳的。融合城市和经济,先要融合人心,只有心灵的内化才算是真正的融合。
  
  第三,佛山市的引才环境不佳,人才明显缺乏。
  
  佛山虽然近邻广州,离广州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而且目前广佛融合速度加快,同城化趋势比较明显,但佛山企业就是吸引不了高端人才,也留不住优秀人才。不但广州的人才不愿意来佛山工作,就连佛山的大学毕业生都挤破脑袋去广州工作。归根结底,是佛山的城市形象不佳(前面已经提到)、城市集约度不高(给人小城市的感觉)和薪酬相对较低(佛山薪酬比中山都低)等综合原因所致。
  
  人是经济社会的主体,是一切资源的核心。如果人才匮乏,企业将逐渐失去创新力和竞争力。这点非常可怕,笔者绝对不是杞人忧天。
  
  第四,佛山缺少本土强势金融机构,企业融资率低且融资成本高。
  
  佛山产业经济发达、经济规模庞大、城市综合竞争力强,这些优势都需要本土强势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服务支持。但遗憾的是,佛山目前还没有一家本土强势金融机构,只有分散在五个区的各个农村信用合作社。这不利于佛山优秀中小企业的融资和发展(大企业不用怕,有的是银行争相给它们提供贷款,但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就显得可怜兮兮了)。
  
  再说,千灯湖已经在快速推进广东省金融高新服务区的建设,而作为广东第三大城市和中国第九大城市的佛山,反而没有自己的银行机构,多少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第五,佛山产业经济虽然发达,知名企业和名牌产品虽然多,但集约度低、凝聚力弱,没有形成“佛山制造”的名牌效应。
  
  以前,人们提到上海制造,就知道上海的永久自行车、中华香烟、纺织品等品质非常好。现在,人们提到深圳,就知道深圳的华为、中兴等企业生产的高档产品,提到青岛,就会想起青岛啤酒、海尔电器等高质量产品。这是人们与生俱来、条件反射性质的联想功能。这就是“城市制造”的群体效应。
  
  作为与上海、深圳、青岛等地有着同样多知名企业和名牌产品的佛山,却没有形成“城市制造”的光环效应,这对佛山来说是资源的浪费,也是一种遗憾。当然,这点也和前面第一点――城市综合形象不高有关。
  
  第六,佛山企业的国际化程度比较低。
  
  佛山虽然不乏大企业和知名企业,但说实在话,目前佛山还没有一家称得上是国际化的企业,或者说连带有国际化色彩的企业都没有,美的和格兰仕目前还都算不上。这个局面对于佛山的整体实力是一个大的折扣。
  
  第七,佛山的外源性经济比较弱。
  
  虽然前面说到,在经济环境恶化的时候,本土企业显得比外来企业更为可靠,但不可否认的是,外源性经济对地方经济发展拉动意义较大,而且对当地城市形象提升有重大意义。外源性经济强,标志着城市的开放性、包容性强,这是一个城市的良好素质之一。笔者综合观点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发达的大中型城市,既要发展内源性经济,还要引进外源性经济,要做到内外并重,共同发展。
  
  这点也和前面第一点――城市综合形象不高有关。没有好的城市形象,又怎么能吸引到好的外商投资呢?这些都是相辅相成的。因此,第一条即城市形象缺失是一个重要问题,值得佛山市政府深思和尽快改进。
  
  
  
  
  
  
  
  
  
  
  
  
  
  
  
  
  
  
  
  
  
  
  
  
  
  
  
  
  
  
  
  
  
  
  
  
  
  
  
  
  
  
  
  
  
  
  
  
  
  
  
  
  
  
  
  
  
  
  
  
  
  
  
  
  
  
  
  
  
  
  佛山长久以来积累的自主品牌优势和深厚底蕴,增强了自身抵御金融风暴的能力。从目前来看,佛山的产业经济比较健康,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和独特优势,但也存在一些不足。面对这些不足,佛山尚需在政府高度和政策层面采取一些积极举措,提升佛山产业经济的整体竞争力。
  
  用一句套话总结说,佛山“前景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相信佛山在采取以上十条措施,并努力贯彻实施后,佛山产业经济不但可以更加有效摆脱世界金融风暴的影响,而且还将发展到一个新的层次。
  
  我们相信佛山市委市政府有眼光看清当前发展形势和认识自身工作的不足,有胸怀接纳社会各界提出的中肯意见和建议,也有能力进一步提升佛山整体形象和综合竞争力,并最终成功引领佛山产业经济持久、健康、快速地发展。
  
  大浪淘沙,谁能笑看天涯?我看,佛山可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