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澳洲移民的大龄女的心灵栖息所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道你们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可是做什么会让你真正开心,你要问清楚自己。
  在墨尔本看到《无问西东》,是一种缘分。很多话,印证在我自己的人生中。目前在墨尔本属于自己的小公寓里,远离国内的世俗凡事。
  之前38年的国内生活,算是一种人生历练了。
  
  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本来应该是独生女儿,后来父母不顾当时计划生育的政策,生了一个二胎弟弟,然后家里就发生了变化,父亲的公职因此丢掉了,开始下海。父母的宠爱和呵护更多给了小弟弟,从小我就非常独立,要强。学习生涯里十分拼命,加上还有那么些许天分,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一路开挂,高考考到了北京一所985高校,学习了心理学,本科毕业后保送了北大读研,毕业后进入北京的一家公司,做市场部经理。
  然而,人生的滋味,就像嗑瓜子,瓜子皮嗑了一地,嗑进嘴里的瓜子仁儿是饱满喷香还是苦涩难忍,只有嗑瓜子的人自己知道,别人怎能体会呢?
  最让人头痛的就是原生家庭,父母的思想守旧,爱的天平总是偏向一方。弟弟大学毕业之后,父母千方百计托关系找人,把弟弟工作安排在了当地医院,给他买了车子房子,操办婚礼。而我一直在北漂中,从上大学开始,没有向父母要过一分钱,所有的学费生活费都是靠自己的兼职换来的。对于父母为儿子付出一切,我无权干涉,但是父母亲总是会找各种理由让我帮助弟弟。俗话说,救急不救穷,我可以帮助,但是没有义务做长期饭票吧。弟弟做医生收入在当地也不错了。父母亲总是感觉我在北京过得会比弟弟好,然后我就有义务每个月支援他们一部分。我确实有赡养父母的义务,但是没有扶助弟弟一家的责任啊。父母从来没有关心过我在北京的生活如何,自己一个人买房会有多么大的压力,工作会有多么大的压力。认为我的运气好,就生活无忧,过得逍遥自在。弟弟二十五六岁的时候,他们就为他找对象的事情操碎了心。而我三十大几还是单身,他们也就偶尔问问。父母亲需要我的时候,就是我需要给家里打钱了。炎凉人生,各种苦涩。
  “我发小这样的女孩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原来,我们之间从来不只是发小这么简单,是姐妹,是亲人。
  在心里。”
  “同桌的你
  青山眉黛,水剪双瞳。
  丹青妙笔,胸有丘壑。
  情真情至,浮生如斯。
  卿当作磐石,吾当作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金兰情谊,至死不渝。”
  “最像姐姐的朋友
  林下正风,艳而不媚。
  上善若水,利而不争。
  君子之交,淡薄如水。
  廖一梅说过,人本身是孤独的。人的一生,遇到爱,遇到性,都不是稀罕事。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独立,坚强,优秀,是你刻在灵魂深处的气质。”
  “减字木兰花 玉琮
  肤如凝脂,冰肌胜雪。
  上可厅堂,下可厨房。
  洞察世事,人情练达,慧质兰心,温润如玉。外处人情世故,内安家常琐碎。幼年初读《红楼梦》,就曾想,蘅芜君这样的女子,世间罕有,高情商、大智大慧。恍惚察觉,一直熟悉的你,不正是如此?”
  现实是残酷的,随着我们年龄越来越大,几个小姐姐相继都结婚生子,家庭成为了姐姐们生活的重心,爱人是姐姐们心中最重要的人。感情不会变淡,但是可以倾诉心声的时间变少了。就像喜欢喝浓咖啡的人,咖啡的味道寡淡了,香醇也就流逝了。
  某个周末,独自一人去青龙峡蹦极,无所畏惧地纵身一跃,在下降失重甚至恐惧的瞬间,我意识到,生活不可以在这样继续下去了。
  经过之前移民澳大利亚的上司推荐,找到了worldhr ,经过澳大利亚移民律师的专业评估,正式启动办理了澳大利亚雇主担保移民。一年零3个月之后,顺利拿到了移民签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