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向各新闻媒体求助,江西省高院派人威胁上访并抢劫证物用车碾人骇闻!

  我姐一家是江西省吉安市峡江县人:在2002年5月8日,我姐夫因不舒服去峡江县人民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怀疑为脑梗塞,就在医院治疗,不料医院采用大量不利于本病药剂注射,如:【一天输4500毫升液量,24克氯化钠,5克氯化钾】,当天导致病人病情加重,家属向医生反应并要求转院,医生说,这是病理反应很正常,不要大惊小怪,根本不需要转院,第二天医院又猛烈给病人注射不利于脑梗塞大量药剂,使病人出现病危症状,峡江县人民医院见病人状况严重了就主动将病人转江西省二附医院,也不将病人交接给二附院医生,将病人送医院门口放下立马开车走人,由此可见,峡江县人民医院医生为了推卸用如此不负责的行为,完全违背职业道德与规章制度,他们把病人扔到二附院门,病人到该医院不足三小时就死亡了!我们接到姐夫死亡的消息辞工回家奔丧,我姐伤心痛诉对我说,“你姐夫不是得病死的,是医院用药打死的”,我问:“你怎么知道是用药打死的”?我姐告诉我说,“有二种小瓶的药加入打了后你姐夫就病情加重”,我吃惊的说:“阿!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医疗事故”,我姐问:"医疗事故是什么"?我说:"与交通事故一样,你说是医院用药把姐夫打死的有证据吗"?我姐说:"什么叫证据呀"?我说:"就是病例,处方,发票",我姐说,"有",她立马把处方和发票给我看,我说,"太好了,我将处方拿出咨询医生就知道是不是药的问题",我咨询了许多医生结果正与我姐所说的那些药不能这样用量打脑梗塞病人!我了解到我姐夫的死确认与医院用药有关,就去找医院,当时是一位姓廖的院长接待我们,我姐对院长说,早几天我老公在你医院治疗,因你医院医生用药不当,把我老公医治死亡了,姓廖的院长立马说:你评什么说是我们医生治死的,人又没死在我们医院,你认为是我们医院治死的可以去告呀,我说,你这样说话不要认为你们没有责任了,证据存在,肯定要告,姓廖的院长说:奉陪到底,就这样我姐走上了讨要说法这条,先是走鉴定这条路,为了鉴定证据更全面,我们到医院复印相关病案资料遭到拒绝,后来我们请律师来,还有峡江县县人大的人来复印相关病案资料都遭到拒绝!后来有江西法制日报的记者刘得绿与一位徐记者来调查采访,得到的结果是,病案资料早就毁灭了,刘得绿主任听到病案资料早就毁灭了感到吃惊,我们现在留有这份报道,相关部门在鉴定过程中,都未按照医学鉴定法规办事,无视证据,论意鉴定,如此荒唐的作鉴定!凭空无据任意推定病人死亡因素和荒谬的鉴定结论,更荒谬的是:省医学鉴定部门下达的鉴定书连公章都未盖,作为一个省权威部门,难道能这样草率作为?更不可思议的是:省医学会鉴定书上明确指出说,峡江县人民医院在治疗病人过程没开医嘱,没搭配好用药量,虽然存在过错,但与死亡无因果关系!就评没开医嘱,没搭配好用药量就评这一点就是导致病人死亡的重大因果关系,医学专家评什么认为没有因果关系?不知道省医学鉴定专家是盲医还是庇护同行?更离谱的是:省医学会在我们诉讼过程中又给法庭提供一份证明,说什么:处方只是取药的凭证,使用时必须通过医嘱来实施!所以按照医嘱了解治疗情况更精确,更实际,一个省权威部门前后出据的结论不一,这是什么性质?为何?我们有力的证据完全不被采纳,我们看到法律是何等的无能!任由权利操控和瞎编,省医学会鉴定专家前后不一的谬论何其可怕!法庭,法院顺着省医学会鉴定专家的谬论和瞎编来违法判决,从而导致受害者我姐走上了艰难的维权和上访之路,遭受了很多欺辱,是平常人无法体会的,我姐遭到无故欧打,被峡江县公安局拘留,劳教一次次的威胁她,吃尽了苦头,我姐就是不放弃誓死讨要公道,终于在2011年6月30日南昌市中级法院下达一份裁定书,裁定书经院长审判委讨论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确有错误,予以再审,不料再审不纠错,还是维持了原判,让我姐大叫要跳楼,差点把我吓死,唉,公理何在,法理何存,如此暗无天理,这次江西省高院派人威胁并抢劫上访人证物用车碾受害人骇闻事件!高院又采取这种灭绝天良的行为,以上事实属实,如有虚假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18279551038,贺三英
  附:以下是我姐被江西省高院派人威胁并抢劫我姐证物又用车碾压灭口
  我叫贺友连,女,64岁是江西省吉安市峡江县人,今天借助天涯法网把江西省高院在2015年10月14日派人抢劫我证物之后15日又用车碾压我!差点将我碾死的事实真相,如此骇闻事件!我一个弱女子为丈夫冤死是依照相关法律文件用正当途径维权讨说法,省高院对我的诉求材料只接收不作任何答复,我只有天天在高院寻求给予我一个合法的回复,可是江西省高院、南昌中院渎职,妄法,以权压法,有错不纠,有法不依,使得受害人我天天去高院讨要说法无果!而且江西高院、南昌中院两院有些接待人说的话十分难听,并派人威胁我说:“你老这样找高院我们将会采取手段,轻则拘留你,重则让你消失,大不了让国家和保险公司赔偿,翻案也是赔”用如此语言来威胁我,我当时录下了这些话作为证据他们有点害怕,就派人跟踪并采取抢劫害人灭口残冷行为,而且将我碾伤后不管不顾,连电话也不接,后来直接将我电话设置黑名单无法打通!省高院用这样的手段对待上访受害人是为何等残酷与骇人,我的一个好丈夫已经被他们害死,现在他们又想将我害死!说到这我泪如雨下,难道江西省高院是这样黑法作为?用残害的方法来对付一个受害者和弱女子吗?他们将我碾压浑身是伤,疼痛难忍,高院与当事人对我不管不问不出钱,16日我的家属找大院交警大队与派出所他们的工作态度就是这么一句话“找保险公司,在办理当正,在协调当中,必须有一段过程,不要急,你们自己先垫付冶疗”天哪!交警大队他们不追究造事者先支付医药费!反而叫保险公司和我们来支付医药费!人命关天需要急需救治,为什么让伤者得不到及时救治?交警大队如此办案十分让受害者心寒,我们又去大院派出所报案反映高院抢劫我证物与与故意害我妈命,派出所有一位民警对待我们报案冷冰冰的说,办案民警出勤了不在,我的家属又跑到派出所楼上,正好遇见办案的罗警官,我被抢劫后报案就是他接待的,罗警官问我们有什么事呀,我们说“高院头天抢我妈包,第二天又用车碾压我,”罗警官说:“抢包一事我知道,碾压人不知道,这事不是我管,你们不是当事人,我可以不接待你们”无奈我们只有离开,21日我的家属又去大院派出所找罗警官,我的家属问“高院抢劫与碾压人是不是属刑事案?”罗警官回答“这个不知道,贺友连的包不算抢劫,人家事后还了一些物回去,就拿了一个手机,”我的家属又问罗警官,“不值钱的,不重要的他不要,他抢就是抢重要的东西,你说不算抢,算什么呢?”罗警官说“是拿”我们又问罗警官“头天抢证物,第二天用车碾压这算不算刑事案件?请你告诉我们,刑事案件应该找那个部门受理?”罗警官说“这个我不知道,你自己去问,”由此可见,层层在庇护高院与造事者,对于他们为非作歹的恶劣行为相关部门不依法查办!更不可思议的事,我的家属请求大院派出所将此案提交到刑警大队去,李所与一位女指导员不同意,说什么,“此案有点复杂,正在查办,”以上事实证明,我丈夫死,我受害之事凭江西省相关部门解决是绝无希望了!我家属唯一担心的是,不想让又可怜的我受伤害,我十几年来为我丈夫之死讨公道,受尽了罪和苦就是不放弃维权,我的家属知道我,法律不还公道她誓不罢休,我还准备了三瓶硫酸藏起来了,我的家属猜想到绝望的我会采取极端在所难免!江西省高院作为如此黑暗希望得到各界人士的帮助和指点,请求好心人士在百忙之中关注一下小民一家的不幸的遭遇,恳求记者能帮助报道此骇闻事件,此案件有许多新闻价值事件在我们手中,人们说:江西省高院采取惨无人道的违法行为,应该得到谴责和上级部门的查办。还法律阳光,公道,给死者一个说法,让生者一点希望,也让我平静生活,求求好心人给予我们一家人希望万分感谢! 联系电话18279551038,1362705903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0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