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巫溪县中梁乡人民政府变相修私营煤炭企业公路致我家

  

  房屋、土地、山林损毁而请求经济赔偿的请求书

  尊敬的国土资源部部长您好!

  住址:重庆市巫溪县中梁乡星溪村4社 联系电话:18723687797 18184095289

  现在已有一条从我家门前、承包山、承包耕地内修通的公路。此路是在我县交委和中梁乡人民乡政府、本村村干部一同利用自己职权变相打着修“中梁乡至长桂乡的通乡(现在实际为太坪私营煤企)公路”的幌子之下完工的,该路现已收工一年多了,到目前为止只修通到星溪村太平煤厂(情况属实,可实地调查,其中下方一号洞口已经挖出了煤炭,且炭质很好,另一洞口还未正式采煤。),根本没有修通到长桂乡去。其路基宽6.5米,标准路面宽6.0米,全长10多公里。

  现在我家受损情况如下:1、房屋、宅基地、塘坝、牲畜圈等建筑附属物垮塌,滑坡了;2、由于当地政府和工程方都没采取保护措施。损毁土地面目全非,乱石层层,根本无法复耕,由原来的14亩左右毁到现在只剩1亩半左右了,修该公路之前,我家能种下13包左右包谷种子,现在剩下的田只能中下1包多包谷种子,这严重造成我家人常年欠收,不能满足正常吃饭所需;3、山林40亩被毁,也不能满足农村生活所需;5、其他经济林木和当时种在田里的庄稼等;6、更严重的是,从现在起,每逢降暴雨,全家人提心吊胆,害怕宅基地滑坡,房屋倒塌,给我们生命危险!同时,我家剩下的粮田还继续大面积塌方,致使我家的损失继续恶化。我们多次找到当地政府和工程方,他们都说自己没有责任,叫我们自己解决。由于险情重,面宽、量大,我家无法承担这一切,给我家带来了惨不忍睹,撕心裂肺的困境。这使得我全家人不能在原址生存下去了(①直接经济损失见附件6,②受损房屋、山、田、庄稼及太平煤厂等照片见附件7)。

  我家现有五口人,均为农民,经过我们屡次讨要,干部们给了我家的以上微薄经济,现在早已用完,现在无田可种,这基本上断绝了我家人的生计;房屋也因修路成了危房,如今我全家人的吃、穿、住都成了严重的问题,影响了我家人的生活。

  二、侵权概要与维权经历

  于是,该路沿线的农民基于一方面在当地干部对这条公路的虚假宣传,误导之下;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不懂当今国家、上级政府、法律的新政策、新法律内容,更不知修此公路主要目的是为将来太坪私营煤企服务的错误判断下于二0一0年12月20日晚在村民张万福家开会议时由部分农户在不知真情的诱骗下签定了一份单方义务《承诺书》。

  在修路过程中,我们多次找到当地各级干部,向他们反映我们受损实况,他们总是堂而皇之,敷衍而过。

  其中很典型的几次情况如下:

  2011年6月2日在村民李大知家里,我家人(还有本社其他受损农户)主动找到村、乡干部协商因修路至损的问题。在这次处理过程中,村支部书记吴光辉还口出狂言说:要打死反抗修路的,谁堵挖机,打死谁,人被打死后,谁也不负责任。,并且还有付因堵工引起的误工费,按一台挖机几百元一个小时陪。公路反正要修,不管农民愿不愿意。(说这话时,身为中梁乡人民政府乡长兼这条“中长公路”总负责领导的韩若俊同志也在场。)并且他还威胁,谁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就会报复谁。说我们农民找的相关政策、法律法规及相关上级政府的有关为农民维权的文件是屁文件,他看不懂,村、乡两级只以他们自己说的政策才算数。农民自发组织起来,了解政策,还说这是农民故意阻碍工程,是故意寻衅姿事行为。特别是韩若俊同志,我们多次找到他,他不仅不纠正其他干部的违纪行为,反而还为村干部撑腰,也说:“如果你们要告,随便你们。”说农民讲的政策是上级的大政策,我们这些小地方,陪不了那么多,给农民的损失赔不了,只能让农民自己忍下去,理由是修路也让农民受了益。他还说:“路是要修的,补偿不补偿,不管那么多,地方政府就依地方政府的政策修路。”我们在当时要求韩若俊乡长拿出他们的政策及相关文件依据出来,并要求他答复出为农民损失赔偿方案,他说:“我今天无法给你们回答,你们的要求达不到,文件依据没有!”接着,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现场。当时在场的其他人员有:

  其他村干部:刘仁富 陈绪明

  2011年7月16日,本村受损村民张扬录在受损村民胡光元家说,“我在此之前曾与开发太平煤矿的合伙人之一张忠明交谈过如下内容,我对张忠明说:‘你们开这个煤炭,今后肯定蛮赚钱。’于是张忠明就说:‘我们这个赚头不大,我们的股份多了,有八股帐,在我们这些合伙的人当中,谭局长(此谭局长究竟是谁,张忠明当时没说清楚)负责修路。’”当时在场的其他人员有:李大知 胡光元 胡宗国 王忠桂(见附件4)

  2011年8月7日,该公路承包方胡绍皆(胡绍皆:中梁乡河口村村民,与吴光富同为合伙人,为吴光辉、吴光富之侄女婿。)于受损村民王忠桂之间发生了一场影响极为恶劣的冲突。当日上午8时左右,由工程承包方吴光富将挖掘机带到胡光元家外面的楸树坡强行施工(在此之前因受损赔偿问题未落实,胡光元家就堵住挖机不许施工),被受损村民王忠桂发现,王就又上前去堵挖机。先由吴光富给王忠桂(王就坐在一块石头上)做思想工作,他要求要挖路。正在这时,另一工程承包合伙人胡绍皆就气势汹汹地赶到现场,这就形成了一方只有王忠桂一人,另一方有吴光富、胡绍皆和挖机师傅三人的战势,于是胡绍皆就趁己方为有利之机,一边口吐恶语,说:“今天哪个堵挖机,就打死哪个,打死了,就把他掀到下头沟里去。”一边放下身上的东西,在地上拿起石块向王忠桂使劲砸去,同时还拳脚相加朝势单力薄的王忠桂挥去,这时的弱方王忠桂只得以弱相让,让胡绍皆肆意威吓,同时也巧妙地躲开了胡绍皆的所有动作,在无赖之下,就给其大儿子胡宗国打电话(当时胡宗国不在家),于是胡宗国就报警了,警方才紧急通知政府及施工方,这样才停止下来。胡绍皆当时还说:“我没打到你,我拖就要把你拖坏;你把你的娃儿(胡宗国)喊回来,我迟早一定要打他,我其实早就要打他,我把戴眼镜的两个眼睛打成四个眼睛摆起,我不打的我是你(王忠桂)下的,今天我硬要把你打死了掀到外面沟里去,你狗长五六十岁。”接着胡绍皆还打了电话到县城去,叫四五个人进来在公路上拦截胡宗国,把胡宗国打一顿。随后乡政府接到此信息后就派乡干部冉启珍、韩若俊、胡志在本村村支部书记吴光辉家里进行处理。在进行处理的过程中,胡绍皆又一次当着乡干部从屋内跳到屋外,再次重复:“你把你的娃儿(胡宗国)喊回来,我迟早一定要打他,我其实早就要打他,我把戴眼镜的两个眼睛打成四个眼睛摆起。”并且当时在场、身为中梁乡人民政府副乡长兼“中长公路”负责人的韩若俊还说:“你们打起来了,我们乡干部走开就是。”这样严重不负责任的话。

  如今已是2013年5月10日了,但政府态度一致暧昧,对群众的合法要求总是采取“瞒”、“赖”、“拖”“骗”的手段,至今没给我们任何具体受损答复,总是寻找各种理由逃避责任。

  第一次,于2012年5月4日,由我和儿子胡宗凯及其他受损农户等六人到巫溪县信访办公室,当时接待的工作人员就给信访人给答复,叫我们等到下月即6月4日给处理意见,但到了6月4日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第三次,我们这般信访人在前两次都受乡政府领导的骗的无赖之下,于2012年7月18日再一次自愿来到巫溪县信访办公室,并给信访办公室递交了一份书面报告材料即《重庆市巫溪县中梁乡星溪村村民关于其房屋、耕地、山林因地方政府违法强行修通乡(实为太坪私营煤企)公路致损而请求保护其合法利益的报告》,并同时还将该报告材料还给巫溪县县委书记办公室的冉秘书递交了一份,第二天我们去问冉秘书,他说,他已经转交给郑书记的秘书了。这次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就问我们有乡政府的处理意见没有?我们说:“乡政府又没有给我们处理意见,于是,信访办工作人员就又给中梁乡人民政府打电话,催促他们一定要给上访人处理意见。并对我们全部上访人说:“给了处理意见后,若你们上访人不服,就将处理意见拿到我们县信访办公室来核实,若经核实仍不服,你们就可以经法院、司法局打官司,或者继续向重庆市上访。”于是,中梁乡人民政府第三次在巫溪县信访办的督促之下,又派人把我们接回去了, 并且乡党委书记谭文清同志于2012年7月18日在乡政府对信访人李大知/詹祖春等人还说了以下内容:“你们这些人一个搞很达的话,我大不了不搞了,我赖不活这个事,我现在在病中,我还有后人。”他当时就给在场的信访人说:“你们一定要等到2012年8月5日,我们乡政府就给你们下处理意见书。”

  第四次,我们所有受损农民又于2012年10月20日来到巫溪县信访办公室来咨询结论,当时又在信访办公室董兴浩(巫溪县群工部代理人)和李主任(巫溪县群工部副部长)的强烈要求下,再次把我们接回乡政府,同时这次中粱乡政府就给我们出具了一份关于撤销《中梁乡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的决定书即《中粱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中粱信访初字 [2012]5号文件的决定》(中粱府文[2012]28号)见附件5。这次乡政府 又要求我们所有受损农户将要求赔偿的具体内容以分户书面申请书的形式写出来交给乡政府,等他们受到分户申请书后就给我户解决。

  第六次,中粱乡政府又于2012年12月10日把所有受损农民通知到中粱乡政府来开会,这次开会时,主要由董兴浩(巫溪县群工部代理人,据中粱乡政府乡长韩若俊说这个董兴浩是某个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同志发言,他说:“这条路不管是煤炭路还是村公路,都无任何赔偿。他还说他自己是律师,他以前为别人处理过很多事情,但他说,这些损失他也不敢下如何结论。”

  三、侵权人违法依据

  (一) 工程建设用地程序违法。

  (三)《承诺书》的签订程序及内容违法。

  2、《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一条中“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第九条第一款中“村民委员会应当宣传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教育和推动村民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爱护公共财产,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第十条第一款中“村民委员会及其成员应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第二十七条第二款“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

  因前款方式作出的使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之间产生差别或者歧视性待遇的决定无效。”

  1、当地部分干部将农民合法权益于不顾,农民的生命和财产无法得到合法保障。

  3、由于干部在此项工作中犯有主观故意过错,农民有权获得因此带来的各项侵权赔偿。

  5、承诺书的承诺义务违背国家、各地方政府相应有关农村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同时也违背了党中央及各级人民政府的有关切实维护农民合法权益的政策规定。

  7、此路只修通到太平煤厂,实际是为太平煤炭企业修的一条企业用路,根本不是通乡公路(该《承诺书》内容与客观事实不符),这属于《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通过择优立项加快农村公路发展的通知(渝办发[2007]169号)》中“六、项目监督检查和有关职责‘在农村公路建设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提供虚假情况,骗取上级投资补助的;’”的情形。

  四、请求结果

  本村村干部和中梁乡人民政府等其他相关部门及其责任人没有按照其政府职能履责,脱离了人民群众,其工作行为违法;以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为名,违法批、用地,严重侵害了农民合法,以其合法形式掩盖自己的非法目的;部分干部作风简单粗暴、横行霸道,一意孤行,欺骗百姓;这完全属于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这我家生活带来了恶劣的后果。同时也滋生了不正的社会影响,构成了恶性群体性事件。

  1、依法给予我户合法权益维护,请求贵政府及其主管部门督促侵权责任方给予我户受损经济赔偿并将我全家人长远生计保障落实。

  申请人: 胡宗凯

  相关附件材料:

  相关人员信息如下:

  韩若俊:中梁乡人民政府乡长,该公路分管责任人。

  陈绪明:星溪村村主任。

  刘仁富:星溪村会计。

  胡绍皆:中梁乡河口村村民,与吴光富同为合伙人,为吴光辉、吴光富之侄女婿。

  附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