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风情]澳洲男人为何宁愿同居也不敢结婚

澳洲男人为何宁愿同居也不敢结婚
    澳国政府推行高税率(个人所得税约为50%)、高福利的政策。除了读书、看病不用钱以外,国民失业的救济标准也是世界上比较高的,为每人每月四百澳元,约合人民币1500--2000元(这笔钱除够住房、吃饭等日常开支外,还可剩点钱去喝酒)。小孩出生后,牛奶金、生活费,也一概由政府搞掂。所以,澳国人既无远虑,亦无近忧,生活得十分休闲,非常自在。
    导游:你多大了? 亨利:“快四十了”。 导游:“这几个孩子都是你的?” 亨利:“是的”。 导游:“在哪工作?” 亨利:“我从来未参加过工作” 导游:“你为什么不去工作呢?” 亨利:“领救济金已够我一家人的开支了,有必要工作吗?” 导游:“你觉得我们的国家好吗?” 亨利:“好极了”。 导游:“那我们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是不是应该更加热爱这个国家,积极为它作贡献呢?” 亨利:“是的,我太热爱这个国家了,我们国家人口太少了,所以生了四个小孩,我已经为国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原英联邦国家,都推行高税率、高福利政策,这样一来,贫富差距是缩小了,但按劳分配、效益优先等维系社会公平的基石却受到了践踏。结果是,大家都不思进取,宁愿领救济金也不去工作。这不但养懒了许多人,同时也败坏了社会的风气,拖累了国家经济的发展。
    怕结婚和情人湾
    但在澳大利亚,笔者却发现了一件世界上独一无二且非常有趣的事,就是这个国家的男人都不愿意结婚,甚至害怕结婚。原来,这是澳国的法律导致的。政府有鉴于本国离婚案的与日俱增,为了保护妇女和儿童的权益,于是在上世纪的某年某月制订了一条法律,规定家庭离婚案中,一半的财产归女方,另一半的财产归男方;但如有子女 由女方抚养,则男方那一半的财产还要与子女再分割。这样一来,只要离婚,男人就只能拿到财产的一半,甚至是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倘若再结婚、离婚,那男人就只好露宿街头了。因而,澳国的男人一想到这些头皮就发麻,宁愿同居、“打游击”,也不敢轻言结婚。
    行走在五光十色、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情人湾,看着一对对饮酒作乐,异常潇洒的男女们,真令人有一种到了仙界的感觉。呵呵,来世若有这种境遇,一定不再结婚。
    47个人和两只狗
    在去罗托路亚的路上,团友们都被车窗两边绿草如茵的牧场、果实累累的果园所吸引。导游看我们兴致很高,给我们讲了一个发生在新西兰牧场的故事。
    一是放牧不用人:新国的牧场普遍将自有土地分成六块,并用铁线或植物篱笆将其分隔,畜群在第一块草地上放牧十天,十天后转移到第二块地,两个月正好轮换一遍,基本不需用人。
  三是社会化分工的程度很高:牛奶公司的运奶车马上把牛奶运走,账款也就自动转到农场主的账户上来,根本不需要再配什么销售人员和财务人员。
    经导游介绍后,我们留心观察路边的牧场,基本上都采用这种先进科学的经营管理模式,因而,新西兰虽是农业国,但它的人均劳动生产率却是很高的。
    食人族和碰鼻礼
    快到达毛利文化村时,香港导游陈先生把车上昏坐了几个小时的游客叫醒,并进行了上述的介绍。顿时,全车人都吓得毛骨悚然、全无睡意。“不过”,陈先生继续介绍:“经过两百多年同西方人的交流和同化,毛利族人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现在纯正的毛利族人也已经不多了,大家不用担心”。听到这里,团友们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接着,他向大家介绍了毛利族人的独特见面礼------碰鼻礼。毛利族人亲戚朋友见面,不是拥抱,不是握手,也不是作揖,而是用自己的鼻子碰一碰朋友的鼻子,以示亲密和友好。
    说话之间,我们的旅游大巴已经到达毛利文化村的门口。一个年约四十多岁、身高一米七几、身穿民族服装的相貌惊人的干瘦毛利族女人走到了我们的车门口,一边派发文化村的宣传资料,一边同每个团友行碰鼻礼。那位想抢到前面与想象中的毛利女郎浪漫一番的男团友,无奈之下硬着头皮与迎候的毛利女人行完了有生以来最奇特、最不情愿的碰鼻礼。过后,团友们都不约而同地捂着嘴笑个不停,有的团友还掏出纸巾擦拭鼻子。男士们大呼上当受骗,女士们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