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谢国忠——当代中国的川岛芳子(上)(转载)(转载)

货币银行学硕士、从事中国金融证券媒体事业17年的《证券日报》副主编董少鹏先生,质疑了一下《美国公民谢国忠为何长期从事唱空A股活动?》,这下可了不得了,一大群声名显赫的“经济学家”排山倒海,一大帮血统复杂的财经传媒浊浪滔天,大有将董少鹏和《证券日报》夷五服、灭九族之气势。
  这我一点也不奇怪。今日之中国,主流的财经媒体、主流的“经济学家”们,拥护什么人,反对什么人,服务什么人,坑害什么人,已经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但我无比悲哀的是,代表社会良知的“草根舆论界”――各个论坛的帖子,各个新闻的跟帖,也多数对董少鹏先生口诛笔伐,对谢国忠歌颂赞美。  
  这说明,资改三十年,西方资本为中国老百姓“换脑”成功:即使最具有独立思考能力,最具有反权威、反正统、反忽悠,最具有爱国主义意识的中国网民,也只能用“世界是平的”、“学术自由”等“普世价值”,来衡量事物的是非功过了。  
  中国社会的民族意识、敌我意识,空前淡漠!  
  在各路豪杰对董少鹏“抄家灭族”的过程中,中国的许多网民,如同日俄战争期间看日本人在东三省砍“俄国奸细”一样,愉快欢悦地鼓掌吆喝。  
  而前几天,《南方人物周刊》以“乌鸦先生谢国忠的争辩与动机”为题,“客观公正”地为这场“董谢之争”总结收场:  
  1、表达谢国忠对论敌的“不屑”:谢国忠傲慢地告诉记者,“我不知道(反对我的那些)学者是谁封的。我觉得,他们连好好的教育都没受过,没见过什么世面,不懂现代文明,还有就是民粹主义--这是我们中国的特色,这可以解释他们的无知。这是一个悲剧。”  
  2、传达谢国忠贵重的身份:“离开大摩之后,谢国忠依然是中国政府颇为倚重的高级经济顾问。2008年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举办的首届陆家嘴金融论坛,他是为王岐山、周小川、尚福林和刘明康做报告的被邀出席人士之一。”  
  3、回答了人们一直疑惑但谢国忠始终无法自圆其说的一个问题:“那你的动机是什么?”“记者追着不放。眼镜片后,他(谢国忠)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的神色,迟疑了几秒说”― “把风险告诉他们,让老百姓们少亏点钱。”  
  这分明是一个几千年才出一个的伟大的圣人啊!  
  然而,当中国的多数老百姓诚心地服膺谢圣人的时候,中华民族亡国灭种的危险也来临了!  
  为什么?  
     
     
  一、简单的原因分析法
    
     
  现象背后有运作,结果前面是原因。  
  当今的中国,数量庞大的汉奸、敌特,栖生在中国的政、学、研、产、媒,正在为西方敌对势力卖命。  
  为什么呢?  
  一个微观企业,设立公关部,聘请代言人,收买大众媒体,以说服社会大众,制造有利的社会舆论。  
  这种忽悠的手段,起源何处?西方社会!  
  一个小庄家,炒作一只股票,要收买企业的管理层配合,安排“经济学家”写“研究报告”,购买“黑嘴”“红嘴”到媒体上“唱空”或者“唱多”。  
  这种诈骗的技巧从什么地方来的呢?西方社会!  
  利益一致的企业集成团伙,雇佣学者和媒体制造舆论,聘请公关公司游说议会,派遣代表渗透到相关政党和政府,为本集团营造有利的社会意识和国家政策。  
  这种行为存在在什么地方呢?西方社会!  
  当今中国,经济主体的三分之一已属西方资本所有,面对如此庞大的利益,有着悠久的忽悠历史、辉煌的忽悠业绩的西方资本,会象13亿中国人民一样,呆呆地、被动地“贯彻党和政府的英明决策”吗?  
  稍有知觉的中国人,都知道这是傻瓜的一厢情愿。  
  现实是,“美国鹦鹉”和“美国海外公务员”,已经全面占领了中国的权力要津!  
  不信?请总结一下中国的现状吧:  
  当今中国,在已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这些外资企业,牺牲中国的环境和资源,剥夺人民的健康和福利, 每年向境外汇出1万亿人民币以上的利润,超过历史上最好的2007年沪深两市全部上市公司的利润之和!  
  一个个国有金融企业和其他国有特大企业被荒腔走板地送到海外贱卖,海量的外汇储备被掠夺,仅仅近几年,可以量化的损失超过5万亿人民币!  
  而中国市场被西方大面积地占领垄断,中国民族创新能力全面瘫痪,中国的人才技术滔滔不绝地向西方流失,甚至连国家少得可怜的600吨黄金储备都送到美国的金库中,这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干不出来的荒唐无耻的事情,中国居然大咧咧地干了!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金融资本,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投资,都亏损得鲜血淋漓,唯独在中国市场上,所有投资,都赚得脑满肠肥!而中国对外的投资,无一获利,全部亏损得骨瘦如柴!  
  中国,已经沦落为西方资本特别是美国资本的经济殖民地!  
  这不是天灾,而是有一群活生生的中国人,实实在在干出来的人祸!  
  这是一场能导致中华民族亡国灭种的人祸!这是一场比鸦片战争更惨绝人寰的人祸!  
  这场人祸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呢?  
  一是理论,二是政策。  
  理论从何处来?  
  是“打酱油”的人们发明的吗?是“俯卧撑”的人们发明的吗?是“躲猫猫”的人们发明的吗?  
  都不是。  
  稍有良知的人,都知道,全部是 “受过好好的教育,见过世面,懂现代文明,没有民粹主义”的谢国忠们,这些年来上窜下跳、车载斗量地从大洋彼岸贩卖过来的!  
  政策从何处来?  
  是“打酱油”的人们制订的吗?是“俯卧撑”的人们制订的吗?是“躲猫猫”的人们制订的吗?  
  都不是。  
  稍有良知的人,都知道,是“倚重”谢国忠做“高级经济顾问”,邀请谢国忠做报告的“周小川、尚福林和刘明康”们制造出来的!  
  一个人,化妆成一个团体的成员,为另外一个团体探情报、放谣言、谋利益,这种人在两个企业之间,叫商业间谍;在街头诈骗案件中,叫“媒子”;在庄家和股民之间,叫黑嘴;在中国和外国之间,不叫汉奸,不叫敌特,还能叫什么?!  
  当今的中国,数量庞大的汉奸、敌特,栖生在中国的政、学、研、产、媒,正在为西方敌对势力卖命。  
  这是公理吗?!  
  一目了然!  
  那么,谢国忠是其中的一员吗?  
     
  二、最大的泡沫学术家  
     
  满嘴“泡沫”的谢国忠,本身就是中国一个最大的泡沫!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08全年,谢国忠发表文章49篇,大约14万汉字;接受平面媒体采访150次;接受电视采访54次;做报告14场。  
  也就是说,刨除法定假日,谢国忠全年平均每天要发表文章、接受采访或者做报告一次以上!  
  这种活动频率,超过除新闻主播之外的任何一个娱乐明星,在全世界所有学科的所有学术专家中,绝无仅有!――假如谢国忠也算是学术专家的话。  
  不但“成果”如此之多,其“研究”范围也是包罗万象:2008年,谢国忠的“学术”内容,涵盖股市、期货、汇市、房地产、矿产、航运、粮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钢材、有色金属、贵金属、外贸、劳务、税收、艺术品等16个行业,涉及美国、英国、日本、韩国、越南、印度、俄罗斯、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亚、香港、台湾等12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评价了政治体制、经济模式、公司治理、投资策略、经济走向等方方面面的问题……  
  谁说世界上没有全知全能的上帝呢?谢国忠就是!  
  一生著书29本的经济学大师蒋学模教授说:“一个人的研究只能在有限的领域内开展,却需要学习并掌握大量的其他知识作支撑。(经济生活)每天都有大量新观点、新数据涌现,我不随时阅读摘抄,研究就无法进行”;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当今世界经济学“教父级人物”埃里克马斯金,每接受记者采访一次,只回答三个问题,而且要思考三个星期之后才回答。他1977年完成论文“纳什均衡和福利最优化”,一直推敲到22年之后才正式发表。  
  但是我们的谢国忠先生,却能每日答、万事通。  
  是他们没有谢国忠学问大吗?是他们没有谢国忠天才英明吗?恐怕鬼都不敢这样想。  
  那是为什么?
    
  三:豪华的美国宣传团  
     
  
  盘桓在大众媒体的民众也许不清楚,在中国真正研究经济学的圈子里,谁要是引用一句“小谢”的话,周围一定哄场大笑,接下来他再说什么也白搭了。  
  但就这样一个整天“跳大神”一般胡言乱语的人物,似乎越来越“经济学家“起来了,这是为什么?  
  让我们看看谁在向中国人民强硬地灌输“谢国忠崇拜”。  
  2008年,谢国忠撰文49篇,其中,在《财经》杂志和《财经网》发表34篇,占全年发表数量的69%,在《环球企业家》发表14篇,占全年发表总量的28%;  
  2008年,谢国忠被平面媒体采访150次,其中,采访最多的是《财经》杂志,共38次,占全年被采访总量的25%;第二名是《第一财经日报》,共13次,占9%;第三名是《环球企业家》,共10次,占7%。  
  2008年,谢国忠接受电视媒体采访57次,其中接受凤凰卫视采访45次,占全部接受采访总量的79%;接受央视采访8次,占14%。  
  自然,这些传统媒体的影响力是微弱的,他们仅仅是“兵工厂”,提供枪炮子弹。  
  制造出萦绕中国财经舆论 “谢国忠泡沫”的主力部队,是影响力非凡的网络。当传统媒体发表任何谢国忠的言论之后,中国最大的几个互联网门户,无不在显著位置推荐传播,几何级放大了谢国忠的传播范围;而这些网站过滤后的读者反馈,形成更大的“羊群效应”,进一步深刻影响着中国民众的理论出发点、思考逻辑和判断结果,使“谢国忠泡沫”独霸天华夏。  
  这些网络是那些网络呢?挺谢的主力门户网是新浪、搜狐、网易、腾讯,专业财经网站是“金融界”。  
  让我们探究一下这些制造“谢国忠崇拜”的舆论机器,有什么样深刻的背景。  
  1、《财经》杂志:美国培养鹦鹉的一个典型。  
  1998年创刊,民营杂志,创办人胡舒立。  
  胡舒立,现年56岁,前《光明日报》总编辑、新闻出版署署长胡愈之先生之女,1982年中国人民大学毕业,任《工人日报》记者;1985年,美国“民间机构”--世界新闻研究所”,破格邀请她到美国“访问”5个月,1992年任中国第一家民营报纸《中华工商时报》的国际部主任;1993年,胡舒立赴美国接受美国国务院下属的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C0FJ)的专业培训;1994年胡舒立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一年发展经济学,1995年,美国国务院下属的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颁发给她“杰出新闻记者奖”;1998年胡舒立回国创办《财经》杂志。  
  《财经》创刊期间,朱容基、龙永图们正紧锣密鼓地和美国谈判WTO。创刊当年,发表震惊中国的“君安震荡”,摧毁中国百姓对本土券商的信赖;2000年推出“基金黑幕”,使中国公募基金的形象一败涂地;2001年发表“庄家吕梁”,令中国百姓对本土私募基金恨之入骨,而当年6月,正是A股2245点的时候,《财经》用不逊色于美国联邦调查局侦探的功力,推出“亿安科技”、“银广夏”黑幕,使中国百姓对上市公司的信心完全崩溃!长达五年,几万亿国产被贱卖到西方的大熊市,就此开始!
  
  
  
  
   通览近5年来的《环球企业家》,其观点和论调,和《财经》杂志,如出一辙。  
  2、《第一财经日报》:留美精英,一手掌握。  
  这张报纸由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北京青年报社联合主办,其主编秦朔,2000年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学习,和许小年、成思危,是光荣的校友。  
  4、《凤凰卫视》:典型的美国垄断资本家媒体。  
  凤凰卫视在香港,但是你要问100个香港人,知道有这个电视台的,不会超过2个。  
  那么这个电视台是给谁看的呢?大陆人。  
  这个电视台的股权结构是这样的:今日亚洲控股公司、卫视集团、华颖国际广告公司各持股45∶45∶10。  
  今日亚洲控股公司是谁的公司呢?是该台总裁刘长乐的。刘长乐是谁呢?1951年出生于上海,1983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1988年移民美国。也就是说,刘长乐是一名中国血统的美国人;  
  卫视集团是谁的公司呢?是美国赫赫有名的传媒大亨默多克的。  
  华颖国际广告公司是谁的公司呢?是中国银行下属的一个公司。  
  也就是说,凤凰卫视,美国资本家控股90%,中国人持股10%。  
  凤凰卫视是谁家的电视,不是很清楚吗?  
  5、中央电视台:俯首金权,唯利是图。  
  有一个朋友和我开一玩笑:什么玩意有钱就可以上?我答:妓女。朋友说,错,中央电视台!  
  不说《1100道检测关背后》的背后了吧,就说今年的春晚,姜昆、赵本山嘴里的“刷卡”、“百度”、“搜狐”,央视唯利是图的嘴脸,难道还不一清二楚吗?  
  一次看到台湾的TVBS新闻上,居然采访了几秒谢国忠,我赶紧问T台的朋友,你们怎么也采访这种货色?几杯黄汤下肚,朋友说出了奥秘:你看到我们播出的摩根基金的广告了吗?你出钱做广告,我们就采访你,你想做什么学家都行!  
  原来如此!  
  而上央视恐怕比上TVBS便宜得多。比如找个女记者,送辆车子,她就能采访你指定的人;在各类集会上露个脸、拜个年,更是晓谕天下、明码标价了的!  
  西方资本家连信息产业部的官员都舍得大面积收买,还缺买央视的三瓜两枣吗?  
  美国人,有的是美元!  
  6、中国互联网:美国资本,一统天下!  
  截止2009年2月20日,排名中国互联网前五位的门户网站分别是:百度、腾讯、新浪、搜狐、网易。这五大网,平均每天访问达4亿人次,45亿个页面被点击阅读,占中国3亿网民网络访问量的80%以上!  
  而2008年,全国每天发行各类报纸不足1亿份,共印刷四开报纸30亿版,剔除广告和例常的党八股,有效信息版面不足10亿版。  
  也就是说,互联网新闻的影响力,机械地以数量来比较,已经比传统报纸强大四倍以上。  
  但是这些网络的所有者是什么人呢?  
  百度、新浪、搜狐、网易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其老板李彦宏、张朝阳、丁磊是美国公民,新浪的老板汪延是法国公民。  
  所以这四大网站,是美国或者法国资本家控制的。  
  腾讯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其老板马化腾,无法查出其国籍资料。  
  而就连专业财经网络“金融界”,也美国上市公司,美国国际数据集团控制其31%的股份。  
  这些网络,除了因过滤网络内容而恶名昭彰的百度之外,其余四大网站无不具备完整的新闻牌照!  
  所以,今日之中国,有全世界任何国家没有的心酸现象:富人可以办新闻媒体,穷人不可以办新闻媒体;国人不允许办新闻媒体,洋人可以办新闻媒体!  
  而北洋军阀时期,富人邵洵美、徐志摩可以办《论语》、《宇宙风》、《新月》,穷人陈独秀、毛泽东也可以办《新青年》、《湘江评论》;  
  洋人可以办《字林西报》,国人也可以办《大公报》。  
  同胞们,这就是“改开新时代”,这就是“新时代”的真实面貌!  
     
  今天中国的上空,只有两种声音被允许光明正大地传播:一是洋人的声音,一是以“接轨”为理想的官人的声音,独独不允许人民发出声音!  
  美国资本家和美国鹦鹉们,长期耕耘,建立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宣传团队,从专业刊物,到大众新闻,从传统媒体,到网络舆论,缜密部署,流水作业,默契配合,齐心协力,将谢国忠化妆成妇孺皆知的“经济学家”,再借这个“经济学家”之口,将美国垄断资本家的期望传达到千家万户,从心理上、观念上、逻辑上,全面麻醉中国人民,让中国人民任由他们宰割;全面诱导中国人民,让中华民族任由他们猎杀!  
  所以,谢国忠一开口,美国人立即将他的声音送到千家万户;而张宏良哪怕喊破青天,美国人也将他过滤得无影无踪。  
  可悲的是,我们善良的人民,一只耳朵被塞紧,一只眼睛被蒙住,络绎不绝地被他们赶进屠场!
  
   
  
  
  
  
  
  
  
  
  
  
  
  
  
  
  
  
     
  谢国忠油价的多空“研究”(文章发表时点和图标上的序号相对应)
    
   1、《石油价格还将是长期熊市》,2003年3月5日,来源:世纪经济报道
   3、《石油泡沫将挤破地产泡沫》,2004年9月15日,来源:新财富杂志
   5、《石油价格高涨也是个泡沫》,2005年3月14日,来源:证券日报
   7、《国际油价将崩盘》,2006年6月20日,来源:中国石油报
   9、《油价年内将会跌至20-25美元》,2007年8月20日,来源:中国企业家
  
  
  
  
  
  
  
  
  
  
  
  
  
  
  
  
  
  
  
  
  
  
  
  
  
  
  
  
  
  
  
  
  
  
  
  
  
  
  
  
  
  
  
  
  
  
  
  
  
  
  
  
  
  
  
  
  
  
  
  
  
  
  
  
  
  
  
  
  
  
  
  
  
  
  
  
  
  
  
  
  
  
  
  
  
  
  
  
  
  
  
  
  
  
  
  今年春节,在纽约布鲁克林区一个宽轩温暖的“house”中,我给耶鲁毕业,目前在纽约大学教授经济学的学长拜年。酒热耳酣间,我向他提到了谢国忠“独立经济学家”的名号。  
  一贯温文儒雅的老兄,竟然也动了气:“玫瑰石顾问公司是一个公益团体吗?如果是盈利机关,谢国忠本人就是市场中的利益一方,还独立个屁啊!能说‘处女、百花楼资深名妓王二娘’吗?!”  
  真是话糙理不糙啊!  
  那么,什么是独立经济学家呢?  
  打个比方吧,明天是下雨还是出太阳啊?  
  雨具店老板斩钉截铁:大雨,滂沱的大雨!  
  风筝店老板不容置疑:晴天,明媚的晴天!  
  左右为难的老百姓问政府的气象台,台长说:“等待上级指示”。  
  这时,一个躺在沙滩椅上打瞌睡的家伙开口了:“明天既不下雨,也不是晴天,阴天!”  
  老百姓很警觉:“你是干什么的?”  
  沙滩椅上的家伙懒懒地回答:“我屁事不干。”  
  以上的三种人中,雨具店、风筝店老板是企业经济学家,或者叫利益集团代言人,常做“黑嘴”;气象台是政府经济学家;屁事不干的就叫独立经济学家。  
  樊纲先生直言不讳:“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这句话原则正确。  
  所以,在利益分歧鲜明的西方社会,经济学家可以发表个人的见解,但首先要将自己可能服务的利益集团申明清楚。也就是说话前,请先交代自己端什么饭碗,坐谁的板凳。没有人一方面是资本家,一方面宣称自己是“唯客观经济是图”的上帝――独立经济学家的,除非这个人不要脸。  
  虽然绝对的立场独立,实质的全民学者,是不可能有的,但是有一些形式上、程序上的标准,即所谓“独立经济学家”,一般任职于院校、公益团体、研究机构,和市场利益各方相对隔离。  
  按照这个标准,谢国忠“独立”吗?  
     
  1、独立?“玫瑰石顾问公司”――子虚乌有的公司,伪装独立的面具。  
     
  在《财经》等媒体上,谢国忠向国人申明利益关联的身份是“玫瑰石顾问公司”,英文名是“Rosetta Stone Advisors Limited”。  
  但是,这个公司,是子虚乌有的公司。  
  谢国忠真正拥有的公司叫“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  
  这个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谢国忠,占有股份32.5%;  
  第二大股东:Keen View Investments Limited(锐景投资有限公司),占有股份29.17%;  
  第三大股东:Sun Fortune Investments Limited(太阳财富投资有限公司),占有股份29.17%;  
  第四大股东:Smartmind Investments Limited(慧智投资有限公司),占有股份5.83%;  
  第五大股东:Mr.Yuen Kin Lo,占有股份3.33%;  
  这个“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公司和其三个股东公司,均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并注册在同一地址:P. O. Box 957,Road Town,Tortola,British Virgin Islands。(资料来源:“中国天然”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Form 6-K报告 和 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Schedule 13G报告)   
  所以,所谓“玫瑰石”,完全是一个空头的纸上公司,这类公司注册费用6000元左右人民币,绅士们常用这类公司进行秘密投资、转离资产、洗钱、逃税。  
  为了将自己化装得“独立”,同时又能利用其强大的话语权,将公司免费广告出去,吸引市场各路资金趋之若鹜地请他“顾问”,谢国忠可谓煞费苦心。  
  首先给公司名称“变脸”。  
  “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这个公司名的汉语常规译法是“罗塞塔石碑资本有限公司”,然而谢国忠却扭曲为“玫瑰石顾问公司”,并据此捏造了一个叫“Rosetta Stone Advisors Limited”的公司。“经济学家”难道不知道,公司需要注册才存在,而不是靠胡诌乱编就能诞生的吗?  
  为什么谢国忠要“顾问”而藏匿“资本”呢?  
  为了化装他“独立”的粉面桃腮罢了。  
  顾名思义,“顾问公司”仅仅是“顾问咨询”,吃的是“学问饭”,和市场隔一层;而“资本公司”则和同胞们一个锅里抢食,玩的是“钱游戏”,“独立”不起来。  
  再说白点,资本公司的名号犹如妓女,顾问公司的名号则犹如老鸨,在老百姓心目中,老鸨传染艾滋病的概率,低于直接战斗的妓女。如此而已。  
  甚至,谢国忠因担任深发展独董,在呈报给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法律文件中,也使用了“Rosetta Stone Advisors Limited”这个子虚乌有的假公司名,明显违法,但不知有关方面,如何处置?  
  其次是“身份躲猫猫”。  
  谢国忠公开的职务是“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  
  但他是“罗塞塔石碑资本有限公司”最大的股东,在上报美国证交会的文件中也写明了,“Mr.Guozhong Xie is the sole director of 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  
  他分明是一权独大的董事长嘛!  
  虽然董事长也是董事,但董事绝不等于董事长。譬如职工董事、独立董事,他们和公司的资产所有权基本是不相干的。  
  当董事长不是丢人的事,但是为什么谢国忠要象含羞草一样的“自谦”――“董事”呢?这是因为董事长和“独立”的冲突,太一目了然了!  
     
  2、独立?谢国忠一次获利亿元的“投资”。  
     
  公众眼中的谢国忠,整天上窜下跳,一副为中国经济殚精竭虑、忧心忡忡的模样。  
  其实呢,早在,2007年5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刘春香采访谢国忠《被传重出江湖组建私募基金》问题时,谢国忠明确表示:“自己对操作一只基金其实一直很有兴趣,当初他在大摩时,就多次流露过想自己参与或创建一只基金的想法”,可惜的是“这一想法并未完全得到大摩认可”。  
  这说明,谢国忠对于市场中的滚滚金流,早就按捺不住伸手的冲动了。  
  “玫瑰石”空头公司注册后不久,美通社香港 2007年8月24日电:“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 购入中国天然股票”。  
  “中国天然资源有限公司”(CHINA NATURAL RESOURCES,INC.)是芜湖飞尚集团在美国买的一个壳公司,NASDAQ代码:CHNR。2006年2月3日,芜湖飞尚借这个壳上市。  
  查该公司的公开报告,2007年8月24日,该公司和谢国忠做了一笔“哥们买卖”――飞尚集团向“玫瑰石”定向发行了该公司股票15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份的9.1%。  
  花了多少钱呢?中国天然以每套16美元的价格出售这批股份,每一套包括2股普通股和一股认股权证,相当于每股8美元,共价值1200万美元。  
  买卖成交的8月24日,该股股价10美元,所以谢国忠等于拿了一个8折价,成了第二大股东。  
  36天后,该股股价飚升至39.75美元,假如谢国忠此时抛出股票――纳市的锁定期是可有可无的,“玫瑰石”可获利4700万美元。按照股份比例,谢国忠个人可获利150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超过1.1亿――还不包括认股权证能套的利!  
     
  3、独立?――和国内资本大鳄的携手合作。  
     
  谢国忠这次伟大的投资,买的是中国资产,却是在美国市场上获利的,和他参与国内市场,有关系吗?  
  太有关系了!  
  这关系要从另外一个经济学家厉以宁身上说起来。  
  官学一体的厉以宁先生,有个富翁儿子,厉伟;厉伟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时候,有个同寝室的好友,叫李非列。  
  李非列和厉伟1991年毕业,同赴深圳淘金。  
  平民出身的李非列,先后在厉伟联手其妻子崔京涛和母亲何玉春搭建的创富平台――延宁实业和神华期货供职。  
  2000年6月,李非列离开厉氏家族企业单飞,注册了深圳飞尚。  
  一年后,2001年6月,深圳飞尚以1.92亿元竞得东百集团(600693.SH)国有股5197万股(占39.37%),控股东百集团;  
  再6个月后,深圳飞尚通过收购,控股上市公司――鑫科材料(600255.SH);  
  再9个月后,2003年9月,深圳飞尚收购了芜湖港(600575,SH);  
  同期,飞尚还收购了海峰公司、繁昌铅锌矿等国有资产。2006年飞尚集团在美国买壳上市,其携带的资产,正是这些。  
  2008胡润矿产富豪榜李非列排名第7,控股5家上市公司,资产达230亿元。  
  此时,距2000年李非列注册深圳飞尚,才短短8年。  
  李非列是国内资本市场上数一数二的资本大鳄,谢国忠是国内资本市场上独占鳌头的“舆论经济学家”,李非列让谢国忠在短短36天内就能获利1.1亿之上,说明了什么?  
  说明资本大鳄和舆论寡头已经合流!  
  合流的基础是什么?市场利益。  
  商人是利益交换的动物,李非列和谢国忠可以展开哪些方面的合作呢?  
  A、国内股票市场的合作。  
  李非列作为利用中国资本市场暴富起来的人,作为市场呼风唤雨的“飞尚系”掌门,在国内市场炒作牟利,是应有的题中之义。  
  李非列有富可敌国的资金,谢国忠有睥睨天下的舆论话语权。  
  那么,他们有没有在国内市场上密切合作呢?  
  要知道,美国有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和完全开放的言论自由,但是在中国市场上,“王芳”已经沸沸扬扬两三年了,谁知道“王芳”到底是谁啊?  
  B、政商沟通的合作。  
  平民出生的李非列应该深知,假如没有厉“经济学家”在背后协调运作,鬼也不敢相信自己能有如此巨大的“进步”,甚至,前台的李非列,在后台和“经济学家”合伙,也未必没有可能。  
  但是,厉股份毕竟79岁了,“廉颇老矣,尚能股否?”随着“厉氏家族暴富”等声浪的掀起,老“经济学家”的社会美誉度,也已步入熊市,此时寻找新的“经济学家”合伙,应该是“飞尚”的当务之急。  
  而谢国忠“敢说真话”,又“有良知”,同时又是“中国政府颇为倚重的高级经济顾问”,合作前景自然不可限量。  
  C、资本运作的合作。  
  谢国忠的专业是“唱空中国”,论点是“中国资产的价格不能上涨”,这对谁的胃口呢?李非列先生!  
  回顾“飞尚系”“飞上”的光辉历程,李非列先生应该深知,熊市才是“收购”的好季节。  
  2001年6月,其时正是股市2200点的牛市,初出茅庐的“飞尚”竞拍东百集团,比底价高出了0.37亿元,溢价幅度达27.67%;而福州市国资局居然真要钱,飞尚又没有那么多钱,最终只好将拍得的39%股份的大部分放弃,只买了9%。  
  但是股市暴跌后,2002和2003年间,“收购”简直一马平川:官员依据充分,“经济学家”估值方便,所以,鑫科材料(600255.SH),芜湖港(600575,SH),海峰公司、繁昌铅锌矿,用《新财经》的话说,没有花费一分钱,完全空手套白狼。  
  所以,对于雄心万丈的李非列们来说,熊市万岁!  
  而这正是谢国忠先生的“优势专业”。  
     
  4、独立?――和美国资本大鳄的携手合作。  
     
  2004年,深发展的四大国有股东把它们持有的3.48亿股股票,以每股3.55元,总价12.4亿人民币的价格,出让给美国新桥投资集团,美国新桥投资集团拥有深发展17.89%的股权,接手深发展。  
  美国新桥是个什么货色呢?是私摹基金,用张宏良先生的话说,是个“炒家”!它1994年在美国成立的时候,深圳发展银行已经上市4年了;它的基金规模17亿美元,只有今天深圳发展银行资产规模的1/37!  
  这个“小鱼吞下大象”后,经过不到四年的时间,即使今天中国股市已跌去60%,美国新桥账面仍获利4倍!  
  深发展现任董事长,叫法兰克纽曼,曾经在美国多家大银行担任高管,还曾经担任过美国政府副财长。2007年,在深发展业绩增长并不靠前的情况下,纽曼却获得2285万人民币的年薪,是国内银行业高管平均年薪的10多倍,把美国新桥“赶紧捞”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2007年11月22日,深发展银行发布了《董事会决议公告》,正式聘任谢国忠为该公司独立董事。  
  独立董事制度进入中国已经8年。8年来,这个中国资本市场曾经寄托过希望的“洋制度”,已经成为老百姓“含泪的苦笑”。由一股独大的董事会聘请的“独立董事”,已经成为“酬佣”、“社交”、“门面”、“门神”等功能的代名词。在刚刚覆灭的台湾“扁朝”,就暴出官股企业聘请的一大堆“独立董事”,完全是对选战中出力流汗的喽罗们的一种犒赏。  
  如果你相信正在开会的人大代表们很“代表”,那么就可以相信中国的独立董事很“独立”。  
  美国新桥给“谢独董”年薪是多少呢?比照深发展银行其他独立董事的行情,应该在50万到57万之间。  
  这是“炒家”对“独立经济学家”的新雇佣呢?还是旧犒赏?  
  我们不清楚美国新桥私摹是否参与了上一轮石油的炒作,如果有参加,那么他们聘请谢经济学家,绝对是物超所值的。  
  美国新桥入主深发展,是在2004年――2005年中国股市“大熊”期间完成的。当时在谢国忠这个“经济学家”的口中,中国的任何资产都是泡沫,分文不值,美国新桥慈悲地接下的这块“泡沫”后,轻松赚取了50亿以上的暴利。  
  美国新桥退出的风信已经放出,相信不久,这位“炒家”就会兑现暴利了吧。但从此后,它会登岸从良,离开中国吗?至少本人没有这样的痴心妄想。  
  如果新桥正在筹划“入主”下一家中国企业,谢国忠先生非凡的“学术能力”,又有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了。  
  和本土的“飞尚系”一样,美国新桥面对中国资本市场,有着同样的心灵渴望:熊市万岁!  
  而这正是谢国忠先生的“优势专业”。  
  可惜的是,获得了飞尚上亿的利益奉献,收取美国新桥50万以上的年薪,和市场内华洋资本大鳄勾肩搭臂、杯觥交错,而且本身也是资本市场内身价不凡的“董事长”的谢国忠先生,自我装修的“独立”纸牌坊,还能撑几天?!  
     
  八、狡诈的国籍“罗生门”  
     
  有外国国籍的人未必卖国,但是卖国的人却是一定要准备好外国国籍的。  
  为什么呢?  
  譬如一间大房子里,住了很多人,其中一个人不断地和外边的人联手,将大房子里的资产偷出去,而且砸“承重墙”,塞“下水道”,那么这个人是否会在外面先买好另外一套房子呢?  
  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被捉的恐惧时时萦绕着他,而且他心里最明白,什么时候大房子里就揭不开锅了,或者什么时候大房子会坍塌。  
  谢国忠,一个在中国最浓郁的崇洋文化环境中成长的人,一个对美国推崇备倍至、对中国皱眉苦脸的人,一个在美国生活了11年、可以轻松入籍的博士,居然依然是一个原汁原味的中国人,你信吗?  
  我必须对真诚捍卫中国学术自由的、我的善良的同胞们说:你们被谢国忠涮了!面对国籍问题,谢国忠肆无忌惮地欺骗了你们!  
     
  一、对“美国人”的问题,谢国忠虚与委蛇,欺骗国人。  
     
   董少鹏先生质疑谢国忠的国籍问题后,华夏时报1月16日刊登文章《谢国忠回应国籍质疑:我是中国公民》。文章写道:  
   1月13日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接受《华夏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某日报说他是美国公民,不是事实,他的中国护照号码是:G15053871,户籍:中国上海。他解释说,1990年他在世行工作时,一起工作的中国人只有他一个人保留了中国国籍,其它人都拿了美国绿卡,他从没向美国政府申请过绿卡。  
  “我不知道这家媒体为何凭空改变我的国籍,并大肆炒作这个假命题,更不存在什么我对着美国国旗宣誓之类无聊的东西。我是中国人,我热爱我唯一的祖国――中国。”  
  据悉,谢国忠在各个媒体上发稿所得稿费都是由媒体直接打进慈善机构“中国红十字会”账户,他个人分文不取。  
  必须承认,《华夏时报》的这位记者,不是缺乏常识,就是没有求证的精神,或者是故意替谢国忠开脱掩盖。  
  为什么呢?谢国忠从四个方面试图证明“某日报说他是美国公民,不是事实”这一问题,但是,没有一个站得住脚。  
  1、公布中国护照号码证明没有美国国籍。  
  虽然美国移民法原则上要求外国公民加入美国国籍时,放弃原国籍,但是事实上美国是默认双重国籍的,最典型的事例是新近爆发的台湾立法委员李庆安美国国籍案:李庆安担任台湾公职10多年,多次以“中华民国”护照出入美国后,美国国务院仍然确认,李庆安的美国国籍有效。  
  也就是说,谢国忠公布一个中国因私护照的号码,是无法证明他不具备美国国籍的。  
  是不是他没有办法证明呢?不是。公布他在美国的社会安全号,就是一个办法。  
  这个谢国忠留学生时期就有的号码,将伴随谢国忠一生,上面有谢国忠在美国的纳税记录。凡美国公民或者美国绿卡持有者,即使不在美国本土生活,依然每年要纳税,否则可能被起诉――不是成龙的儿子放弃美国国籍回到香港,被媒体盛赞为爱国吗?其实有一个深层原因,就是逃避美国苛重的税收,免除被香港和美国双层扒皮――要知道,美国国籍加入容易,放弃可就难了:不但要到美国使馆签署一系列文书,而且还要交60万―200万美元的税款,最后如果美国国务院不批准,想放弃都不成。  
  有了这个号码,看看谢国忠这些年有没有给美国交税,国籍问题就一清二楚了。  
  谢国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最简单的证明方法。  
  2、号称“从没向美国政府申请过绿卡。”  
  首先,这是谢国忠一个人单方面的说法,真假无法判别,在法律上叫“孤证不立”。――但中国的民众实在清纯,谢国忠一说,大多数人就相信了;  
  其次,虽然申请绿卡是入籍美国的一个常用途径,但是却非入籍美国的唯一途径。譬如,假如谢国忠的妻子是美国国籍,谢国忠只要和她保持夫妻关系两年以上,就可以直接申请美国公民身份。而谢国忠24岁赴美,30岁博士毕业,尔后又持续在美国工作到35岁,根据生活经验,谢国忠先生的婚姻,应该是在美国完成的。遗憾的是,我们无法取得谢国忠其他家庭成员的个人资料。  
  当然,还有一个大众并不常讨论的途径是,如果有FBI、CIA帮忙,入籍的任何条件都是多余的。  
  3、抒情证明没有美国国籍。  
  “我是中国人,我热爱我唯一的祖国――中国!”  
  几千年来,形形色色的人说过类似的甜言蜜语,但是这种朗诵,对于证明“某日报说他是美国公民,不是事实”,有丝毫证据力吗?  
  “唯一祖国”是一种生物学表达,因为美国移民局并不受理祖先移民。  
  4、捐款证明没有美国国籍。  
  即使有人用捐款购买公众形象,或者弥补良心歉疚,我依然认为是好的,包括 谢国忠先生。  
  但是如果这种行为是一种前瞻性的布局,我只有钦佩他人风险评估的全面,和灾难预防的缜密了。  
  需要告诉谢国忠先生是,这种行为并非你一人的独行,但是很多人一般不说。记得儿时读闲书,其中有“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总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恍然大悟。  
  只可惜,汶川地震时,无论美国人、英国人捐了多少万,多少亿,至今他们依然是美国人、英国人,而没有因此就变成中国人。  
     
  二、“上海户籍”之外的“香港户籍”。  
     
  在《华夏时报》的澄清文章中,谢国忠斩钉截铁,“户籍:中国上海”。  
  真的吗?  
  2007年8月24日,“玫瑰石”因为购买150万股“中国天然”股票,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Schedule 13G报告,出现了谢国忠的另外一个“户籍”。  
  内容是这样的:  
  Name OF Person Filing:Guozhong Xie;  
  Address OF Principal Business Office OR, IF None, Residence: Room 4935, Four Seasons Place,8 Finance Street, Central, HongKong;  
  Citizenship:Hong Kong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翻译如下:  
  姓名:谢国忠;  
  办公地址或住所:香港中环金融街8号四季广场,4935室;  
  国籍:香港(香港特别行政区)。  
  一向“说真话”、“有良知”的谢国忠,对这个“户籍”,绝口不提,藏得严严实实。  
     
  三、“香港户籍”之外的“美国户籍”。  
     
  谢国忠向中国民众宣称,户籍:中国上海。  
  这个户籍假吗?  
  不会假。  
  为什么呢?因为谢国忠没有能力让上海所有的户籍警帮他说谎。  
  而谢国忠向美国证交会呈报的Citizenship: Hong Kong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这个“户籍”是假的吗?  
  不会假。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Citizenship必须和“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罗塞塔石碑资本有限公司)登记文件中,谢国忠的Citizenship一致,而注册“Rosetta Stone Capital Limited”(罗塞塔石碑资本有限公司)必须提供护照及身份证件影印件,“户籍:中国上海”是登记不出“Citizenship:Hong Kong”的。更何况,这是一个涉及亿元的投资,用不真实的资料呈报给美国证交会,这个玩笑谁也开不起。  
  那么问题来了:谢国忠Hong Kong的这个Citizenship,是怎么办来的呢?  
  根据中国和香港特区的法律,内地居民只有在注销原户籍后,才能取得定居香港的“户籍”。原因是什么呢?一个人在同一个国家内,不能同时有两个户口。  
  这说明,如果谢国忠是以“中国人”身份办Hong Kong的Citizenship,那么“户籍:中国上海”必不存在了;而“户籍:中国上海”仍然存在,说明谢国忠必不是以“中国人”身份办Hong Kong的Citizenship的。  
  那么谢国忠可能以什么身份办香港“Citizenship”的呢?我们看看谢国忠的经历:  
  1984――1995年,谢国忠在美国读书工作11年;1995年――1997年在新加坡麦格里银行工作3年;1997年――2007年在香港的摩根士丹利工作10年。  
  谢国忠是否取得新加坡国籍,尔后以新加坡人的身份办理香港身份的呢?  
  不可能。因为取得新加坡护照,即使放宽之后的“企业家移民”,从拿绿卡再到新加坡公民身份的取得,最快也要4年时间,而谢国忠最多在新加坡生活了3年。  
  那么谢国忠只有一个途径――以美国公民的身份办香港公民的身份。  
  有这个可能吗?有的。  
  谢国忠在美国生活了11年,即使最慢的从申请绿卡到取得美国国籍,时间也绰绰有余,何况还可能有其他更快的途径呢?  
  请注意,Citizenship表示谢国忠已经持有香港特区的护照,是香港的永久性居民。  
  而要取得香港特区的护照,至少必须在香港居住七年以上才行。  
  所以,谢国忠1997年到香港工作,极有可能就是持美国护照入境的,并最早在2004年就取得了香港“国籍”。  
  中国不允许双重国籍,但是事实上对香港特区默认双重国籍――特区政府是不代美国政府收缴美国护照的;美国也不允许双重国籍,但是事实上也默认双重国籍――美国政府同样也不代中国政府收缴中国护照。  
  我有一个熟人,同时拥有中国户籍、香港“国籍”、新加坡PR、美国国籍、加拿大枫叶卡……乱七八糟一大堆,经常飞来跑去,不用签证。  
  也就是说,谢国忠目前至少拥有三本护照:一本中国护照,一本香港特区政府护照,一本美国护照!  
  但这并不多。另外一位地地道道的上海人,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先生,案发后据说查出有29本他国护照!  
  其实,查证谢国忠的国籍问题非常简单:中国的出入境管理部门看看谢国忠这几年的出入境记录就一目了然了――这几年,必然没有谢国忠使用中国护照出入境的记录。  
  进香港不用说了,用香港居民身份;从香港到137个国家,是免签证的;从香港到美国,用美国护照,同样是无须签证的。  
  但是中国的出入境管理部门是不会将这个情况告知公众的――改革开放嘛!  
     
     
  诚然,国籍问题是重要的,但是比国籍问题更重要的是,谢国忠对中国民众起码的诚信;  
  诚然,诚信问题是重要的,但是比诚信问题更重要的是,谢国忠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为什么即使国籍问题满城风雨了,依然敢于明目张胆地隐瞒这个事实?  
  我们痛恨伪君子,但是伪君子尚且明白一些向善的方向;  
  我们鄙视真小人,但是真小人仍然保有几分坦率的性情。  
  但是,谢国忠除了咋咋呼呼几句囫囵吞枣的洋名词,一无所有!  
  我并不吃惊谢国忠脸不红、气不喘地撒谎,因为他这类人,吃的就是诈骗饭。  
  但我吃惊的是,2006―2007年拖欠员工工资和作者稿酬,满世界找财团投资的《华夏时报》,居然有一个记者,毫不探究查证,摆出一副吮痈舔痔的丑态,一味地为谢国忠搽脂抹粉,拼命对董少鹏刀砍棒砸。  
  我看了这个记者的几篇文章,说实在的,也就初通文墨的中学水平,但他斯文扫地的打手气焰,却嚣张跋扈得厉害。  
  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类人在报社这个文化人群体中,注定是同事的笑料,为同业所不齿。这类人只有在中国这个畸形环境中,用巴结官长、谄媚权贵的手段生存,如果在西方,这种思想平乏得如同枯井一般的小丑,是没有资格在新闻行业生存一天的。  
  但民营企业大连万达实业投资2000万的《华夏时报》,就雇佣这样的记者。  
  因此,它屡屡传出抄袭、内讧、倒闭的传闻,日日上演在报亭中积灰、泛黄、重回纸浆厂的事,就不足为奇了。  
  我为什么不提这个记者的名字呢?  
  他不配!  
     
  九、可悲的挺谢“四人帮”  
     
  无论如何,董少鹏先生提出了中国人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哪些人应该为中国目前不该有的经济窘况负责?从什么角度去检讨改革开放以来的理论基础和政策方向?如何使精英的话语权对应等量的社会责任承担?言论自由的法律保障范围到哪里?――要知道,即使“普世”的言论自由权,也是依靠“狭隘”的民族国家国内法的保障来实现的,中国的宪法并不保障非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如同美国宪法也并不保护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一样。  
  但是,新浪凑了一个专题,搞了一个“批董四人帮”,对董少鹏口诛笔伐。  
  可惜,李白杜甫的才华,真不是用银子买来的。  
     
  一、闾丘露薇小姐。  
     
  闾丘小姐是谢国忠上海的乡党,她供职另外一位上海乡党刘长乐先生旗下的凤凰卫视,已颇有些年头了。她写了《谢国忠的国籍和媒体的公信》一文,替谢国忠喊冤,质疑《证券日报》的公信。  
  为什么她要写呢?因为“中午接到谢国忠的电话”,并且“我还不忘安慰他”。  
  为什么谢国忠是正确的一方呢?因为“认识谢国忠已经超过十年了,这十多年来,他的言论是连贯的,坦率的,有观点的”。  
  这为中国经济学家的甄别立了新标:认识闾丘小姐十年以上,只要闾丘认定其言论连贯、坦率、有观点,一切就OK!  
  但是闾丘小姐认为“一年接受媒体采访150次、当独立董事年薪50万以上、投资一个月就能收入亿元、中国政府相当倚重”的谢国忠先生,“虽然也算是一个名人,但是其实处于弱势”。  
  这种“弱势论”足以说明,凤凰卫视这个“媒体的公信”,至高无上了!  
     
  二、谭新木先生。  
     
  晚生眼拙,没有做好对谭新木先生“久仰”的准备,不过谭先生的《救市新招:以爱国的名义打倒唱空的谢国忠》一文,真看了。  
  谭新木先生说,“谢国忠只是许许多多经济学家之一,他的美国公民身份,在摩根士丹利任职时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身份,以及辞职后主动或被动地冠以的“独立经济学家”身份,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  
  这很让我费解:谢国忠先生说他根本没有美国公民身份,谭新木先生说“他的美国公民身份,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 谭新木先生文章写的是对的,那么谢国忠就说谎了,谭先生愿意为说谎者张目吗?如果谢国忠没有说谎,那么谭新木先生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就叽里哇啦,不是胡说八道又是什么?  
  文章的末尾,看到了谭新木先生同样贵重的身份:《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专栏撰稿人。  
  看来,正在实习“两栖专业”的谭新木先生,大概会和谢国忠先生一样前程似锦的,只不过目前还是一个“新木”罢了。  
     
  三、皮海洲先生。  
     
  皮海洲先生认为:《谢国忠唱空股市不是罪》,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股市里真的没有了‘空头’,那么这股票就没有人卖出了,就算多头再怎么厉害,那股票也都不会有成交量。如此一来,这股市恐怕就难以为继,该关门大吉了”。  
  原来如此!  
  原来皮海洲先生唱多,谢国忠先生唱空,并非这两个人真的研究过什么,也并非他们真有什么真知灼见,而是舞台上正、反角色的分配,目的只是为了“形成股市的交易量”而已;他们之间发生的多空争论,仅仅是剧情需要,是在“逗你玩”!  
  皮先生还说:“尤其是拿谢国忠的国籍来说事儿,更是暴跌(露)了国人思想闭塞的一面。中国早就加入了WTO;证券市场也在有步骤地对外开放,在这种背景下,不论谢国忠是美国公民也好,是中国公民也罢,谢国忠都有权利来谈论中国股市的事情。”  
  真的“谁都有权利”吗?“思想不闭塞”的皮先生认为WTO的汉语意思是“世界大同组织”,或者“中美望厦条约”吗?  
  仅仅是“户籍”的不同,就让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家,都不能“谁都有权利”,皮先生却为“国籍”不同的人,争取“谁都有权利”了。目前A股市场,外籍公民不能直接开户,还不是“谁都有权利”,作为A股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舆论权,难道就应该“谁都有权利”吗?  
  如果皮先生跑到美国去,也能和谢国忠在中国一样“谁都有权利”,并且混上“美国政府高级经济顾问”,将美国银行的股票以1块钱人民币的价格弄进上海证交所,用国债、汇改、通胀等各种手段,将美国人的财富弄几百亿美元回来……然后再说这些“谁都有权利”的开放话,我第一个相信!  
     
  四、叶檀女士。  
     
  叶檀女士我是极为敬重的,一是产量高,二是跨度大:作为历史学博士,每天提笔就是一大篇经济学宏论,还不耽误到三天两头到电视上给股民一些谆谆教诲,这很替以精致为特征的上海女士争光的。  
  唯一遗憾的是,恐怕是过于深奥的缘故吧,大批网友在反复拜读 叶女士的文章后,着急地留言:“你在说什么?你到底要说的是什么?”  
  譬如这篇《茅于轼和谢国忠挨骂反映社会极端情绪》,我看了真有些困惑。  
  叶女士的文章开宗明义:“如果用立场与道德作为研判经济的前提,所有的经济研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真的不要道德前提吗?自由经济学派中有一个分支和叶女士的观点是一致的,但是在这个学派中,也有另一分支认为还是需要道德的啊,譬如芝加哥学派的开山始祖富兰克奈特,他就认为经济学研究有道德承担的义务,而且在这个“道德”的分支上,先后有9位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难道叶女士认为这些人的“经济研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吗?  
  真的不需要立场前提吗?那么叶女士写作这些经济评论的根据何在呢?假如叶女士的评论有根据,那么这个根据就是你的立场;假如没有根据,叶女士写文章就是在扶乩画符,余下的我就不必再罗嗦了。  
  但是叶女士的这篇文章,依然给人以柳暗花明的启迪,这就是,谢国忠先生们的“经济学研究”,是没有“道德和立场”的!  
     
  中国的“副主编”何其多啊,董少鹏本来完全可以干些“正经”事:挟起皮包,到“庆典”、“盛会”上喝两盅,写些“改革开放”的大文章,“盛情难却”地揣几个红包,跟谢国忠一起,和“飞尚”老板们聊聊“合作”……和光同尘、咸与维新,岂不快哉?  
  然而,董少鹏“杞人无事忧天倾”,想起了国家啊、民族啊等形而上学的问题,于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炮轰。  
  这下,董少鹏痛苦了。  
  但是,我们却感到了幸福:原来,中国的“副主编”没有全军覆没!  
  中国开始苏醒!中国在锥心刺骨的疼痛中,开始苏醒了!  
  我坚信,千万个“副主编”将陆续踏上征程,迎霜傲雪,义无反顾。  
  我坚信,他们将点燃全中华儿女愤怒的目光,将一切谢国忠们,将一切川岛芳子们,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我坚信,他们将凝聚全中华儿女的智慧和力量,重新创造出我们祖先雄霸天下的辉煌!  
  东方的蓝天下,有13亿不屈的灵魂,在翘盼!  
  (全文完)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如有法律纠纷请找原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