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利家居高进华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采访(转载)

  史丹利家居高进华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采访
  而高进华,对《红岩》,却存在着一种异常眷念的情怀,这里千万不要认为高进华是个食古不化的家伙,原因很简单,高进华“有幸”出生在一个川东地下党家庭里。
  成长的岁月里,书上那些地下党员,让高进华仿佛看到风华正茂父亲、大伯、姑妈,怀揣着党的秘密,奔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驿站码头;在白色恐怖的腥风血雨中,执着着自己的信念........
  从1938年起,高进华家的祖屋就成为川东地下党(游击队)的交通站,当时游击队政委彭咏梧(红岩中的彭松涛--江姐的丈夫)就经常盘桓、出入高进华家祖屋,无论风霜雨雪,彭政委有时一袭破旧的长衫,有时白帕(川东农民用来裹头的白布)淄衣,行走在从高进华家门前经过的那条石板路上。所有人的记忆中,彭政委都是一双光脚.......高进华实在无法想象和感受赤脚走在那条陡峭且崎岖的山路上的感觉,当时的高进华,只知道穿着厚底旅游鞋,走到祖屋门前,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再也不想起来,晚上烫脚,那种钻心的疼痛,如今依然刻骨铭心。
  八年后的,这个故事出现在高进华的入党申请书中。高进华想这是一种必然,高进华所处的这个城市,身上流淌的血脉,都让高进华无法回避这个故事。
  今年重庆的酷暑来得特别晚,流火的七月,居然客串了一回暮春亦或是晚秋的模样.
  这几天,高进华想烘烤是所有重庆人的共同感受.阳光在户外呈一种耀眼的白,所有景物仿佛失去了本身的色彩,只有明暗之分......
  那时候,很奇怪王母娘娘为什么会把一对夫妻活生生的扯开,很祈盼看见天门开,仙人们排着队走出来,脚踏祥云,身着七彩霓虹般的衣服,结果盼了很多个夏天,也没遇上过天门开,奶奶说,要听话的娃娃才能看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原来,高进华不是听话的娃娃
  在盼望和这种很纠结的自高进华评价中,慢慢的长大了,<十万个为什么>让高进华明白,高进华仰望的,不过是一片浩瀚的宇宙一角,高进华看到的璀璨星光,竟然是很多年以前闪烁的,高进华所在的这个蓝色星球,不过是那片浩瀚中一粒小小的尘埃.
  之所以说是里程碑,其实这袭向高进华笼罩的黑暗,给了高进华力量.
  那个晚上的那一袭黑暗,启蒙了高进华对生死的思索,多年以后的虎头岩,峨眉山,七星岗通远门城墙上,上清寺的新华书店门外,当高进华面对某个人说:高进华们不能.....的时候,这袭黑暗,都给高进华的心底,灌注了很坚实的力量.
  打高进华记事开始,就觉得去老妈的单位要坐很久的车,那时候觉得很久,也不过就是十多二十分钟.后来二年级的时候转学过去,那条路成了高进华经常用脚步去丈量的旅途.那时候的公交车运行极不正常,等上2-30分钟不见一辆车完全是家常便饭.13(现在的103)路车从牛角沱到小什字,全程不过5公里,上学放学的时候能赶上车的概率不超过60%.要么是紧等不来,要么是来了挤不上去.
  这个当时的冷笑话很形象的描绘了当年重庆的"乘车难".重庆人其实真的艰苦,其他城市,都有自行车代步,而在重庆,自行车至今都是一种运动,根本无法成为一种大众的交通工具.因此重庆人出行,除了选择公交车,就只有步行了.解放前还有放遛遛马,拉黄包车,抬滑竿的,在高进华们那个年代,纷纷作为旧世界的标志被取缔,因此,高进华在4岁的时候第一次到成都,看见街上的三轮车非常好奇.......
  也许是打小就经常走路的原因,高进华从来都不觉得走路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以后的徒步峨眉(最近一次在2008年),徒步四面山、徒步神农架(那次居然是在病中)等等,尽管这些算不上惊天动地的壮举,个人觉得能够顺利完成还是勉强算一个步行达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