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价飞涨背后:中国农民被垄断集团出卖给外资(转自中央2套经济半小时节目)(转载)

  眼下正是春耕农忙的季节,但是今年怎么种地却让很多农民犯了难,因为从去年年底开始,国内市场上的化肥价格一路上涨,种地的人有一句话,说“化肥是粮食的粮食”,在粮食种植的成本中,化肥所占比重超过50%,现在正到了施肥的高峰期,然而化肥涨价了,农民难以承受。
  农民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去年种一亩水稻买肥料要91元钱,而按今年的价,就得花121元,国家今年每亩农田农资综合直补比去年增长了13元,但还没有算种子和农药的成本上涨,单单是化肥,每亩水稻就要多投入30元,也就是说,所有增加的补贴都会被化肥涨价吃掉,然而你没有化肥庄稼又不行,这让农民很发愁,但农民们却不急着买化肥,他们想想等等看,肥料能不能降一点,但等来的却是化肥价格一天比一天高。
  记者来到了湖北省农资公司了解到,按国家规定,化肥从出厂到零售的综合经营差率最高不超过7%,但实际上远远没有达到。
  李兴龙就给记者算起了账,原来,制造复合肥主要的原材料硫酸和钾肥去年以来价格上涨惊人,单单硫酸现在的价格就是去年1月份的6倍多,每吨提价4000多元。原料涨价还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为严重的是原料短缺。记者在洋丰集团采访时看到,厂里已经有两条生产线被迫停产。
  记者顺着化肥的产销链条走了这一圈,结果却发现,从用化肥的农民,到卖化肥的经销商,再到生产化肥的企业,全都在承受化肥涨价之苦,难道眼下的化肥市场真的是一个满盘皆输的棋局吗?在这团涨价迷局的背后,又究竟是哪只看不见的手,把化肥价格推到一个历史高点呢?记者从专家那里找到了答案。
  中国化工信息中心是我国收集、分析化肥信息最专业的机构之一,化肥部经理陈丽告诉记者,她从业20年以来,这次化肥涨价是幅度最大的一次,但各品种涨价的原因不尽相同。
  陈丽告诉记者,化肥主要有氮、磷、钾三种,这次化肥涨价,人们可以看到最直观的原因是成本推动,因为生产氮肥要消耗大量的煤,煤炭价格上涨后,氮肥受影响最大,但实际上,从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对化肥价格变动的监测看,氮肥反而是各种肥里涨价幅度最小的,因为影响化肥价格的还有两个更特别的因素,就是出口拉动和资源价格上涨。
  从统计数据记者看到,钾肥去年1月份的价格是每吨1900元,但4月份最新的报价已经达到了每吨近4000元,这样的涨幅究竟正常吗?
  武四海,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世界肥料协会前任 ,作为从事化肥业多年的一位政协委员,在今年的两会上,他的发言就是《突破钾资源垄断,保护农民利益》。
  武四海所指的垄断集团,就是赫赫有名的中化集团和中国农资集团,这两家国字头的大公司究竟怎么垄断?跟化肥涨价真的有关系吗?
  记者:“现在到底是不是垄断?因为我们看到,可能除了中化、中农之外,还有八家公司也有这种进口权?”
  武四海说的联合谈判,是为了应对国际钾肥生产厂商的涨价,拥有钾肥进口权的十家国内厂商与加拿大、俄罗斯的钾肥生产商进行的统一谈判,但主谈的企业是中化和中农,谈判的最终价格也始终是一个迷,而且到今天为止,进口钾肥仍然全部都被中化和中农把持,剩余8家企业只能从中化和中农手中再购买。
  ( 一直在和我国谈判的对手,居然就是我国最大的钾肥进口公司的大股东之一 )
  武四海:“低的价位进入,到现在一路高升,它如果按4000,现在涨到4000了,现在库存量500万吨,全国卖出去的话,按这个价位,现在几乎不是每天的话,每几天还要涨,100亿,谁来买单?”
  武四海:“就轻而易举地,把一百亿的,八九十亿,一百亿的,就加在农民的肩膀上。”
  武四海:“单单钾肥,就吃掉了百分之五六十。”
  武四海:“中化集团下面一个中化化肥,中化化肥已经在香港 上市了,而且还有国外一些公司的股东。”
  武四海:“购买者,那同时我又是卖者,而且我们的购买者在国内又跟农民的利益直接挂钩,你说这能合理吗?这事儿是办得不聪明,要是现在,就现在这个时间段去看这个事情,是非常不聪明的。”
  武四海:“那是农民的利益,给外国人了,对不对?”
  半小时观察:期望重视三农落在实处
  但是正如片中所揭示的那样,确实存在一些利益群体,它们控制了化肥的价格,以市场的名义从化肥价格上涨中攫取了巨额利润。而它们每获得一份利润就意味着农民兄弟们的利益遭到更大的损失。
  但是全面通货膨胀的背景下,农民兄弟们面临着包括化肥涨价、生产生活成本提高等一系列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如何切实有效地保护农民兄弟们的利益?如何稳定和发展农业生产,这需要我们的有关部门能够发挥创造性思维,拿出切实有效的方案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19 =